脑洞存放地

[岛慧]鹰马的飞行 01

存货,大概是前年写的短短短开头

存很久是因为写完开头就卡文了
HP背景AU,一群椰奶担脑内剧场产物,终于没忍住要写这个脑洞,之前有个太太画出来这个设定以后就更想写了
各种ooc,主角之一还没出场
——————————————————

Nakajima Yuto第一次踏进霍格沃茨礼堂的时候就被空中悬挂的几百只蜡烛吸引了全部注意,他兴奋地扯着身后好友的袍子想要分享这个发现的时候没有得到回应。
他身后的Chinen忙着给Okamoto引用《霍格沃茨,一段历史》里的记述解释烛泪不可能滴到他们的身上,劝他赶紧把兜帽放下来。

在分院帽前排好队伍,等待被叫到名字走到前面。
一年级新生站着的过道旁边是拉文克劳的餐桌,高年...

看完阿岛今天的新paper,简直整个人原地旋转爆炸成为烟花

去年的这几天我也去了金泽,特别喜欢那里觉得特别适合岛慧回来就写了文

今天看到他写的“想在茶屋街穿和服,想给ino酱看金泽城”

我简直就是个神棍啊(热泪盈眶.jpg

旅行梗写了很多还是不如正主自己发糖来的甜

把旧文翻出来重温

真的就是喜欢他们之间这样看似细碎却无时无刻暗涌的温柔,所以才一直这样写下去

太喜欢岛慧了,哭

1.金泽

链接在这里,你们就当是新文看吧(x

2.旅行

分开旅行


[岛慧]宠物情人 03

完结了hhh

这篇文灵感是芋头新一期杂志遛狗图和阿年的脑洞

没头没尾,原谅我最近除了甜文什么都写不出来(捂脸

——————————————————


中岛裕翔有一个秘密。

搬到这个街区之后的某个星期天,街边的咖啡店。夏末的早晨有些凉风,阳光也不像往日那么刺眼,Charlie在中岛的脚边懒散地趴伏。

街对面传来面包的香气,有人捧着一纸袋法棍沿着坂道走过来。

白色针织衫,比纸袋浅一些的米色围巾挡住了下巴,隐约能看见圆圆的脸上闪着笑意,脑后一撮头发似乎是因为早起来不及打理不听话地翘着,安静闲适。

中岛出神地盯着看了好久,一直到那人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

“别看啦,眼珠都要掉出来...

[岛慧]宠物情人 02

中岛裕翔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灯都黑着,阳台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连平时晚间自动亮起留给Charlie的地灯也都失效了。

他回头查看一下玄关的电闸,是被人为拉掉的,心里不由得警觉起来,抓起靠在鞋柜旁的球棒放轻了脚步。

黑暗的空间里听觉变得异常敏锐,直到他听见沙发前面的地毯上均匀的呼吸声,这才松了一口气。回身走到玄关放好球棒,又重新拉开电闸。客厅的地灯亮起来,正照着地毯上和Charlie头抵着头睡得正香的伊野尾慧。

和平日不同的地方在于伊野尾的身旁多了几个酒瓶,还有散乱的小鱼干包装袋。

中岛摸进卧室,放轻了动作洗澡换家居服,出来的时候发现伊野尾还是被他弄醒了,正盘腿坐起来揉眼睛。

“...

[岛慧]宠物情人 0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也是很想摸狗狗的一天。 
 
伊野尾慧在床上翻了个身,看了看表,决定下楼去面包店买早餐。 
说不定还可以偶遇哪个邻居遛狗,趁机摸两把。 
 
下楼的时候遇到了住在这幢公寓大楼三层的铃木婆婆,笑眯眯和自己打招呼:“Inoo君昨晚的节目我有看哦,曼基康猫真的很可爱。” 
 
“啊,谢谢谢谢,今后也一定继续收看我们节目。” 
 
伊野尾伸手盖住后脑勺乱翘的头发,笑嘻嘻寒暄着走出了电梯。 
 
猫咪是很可爱没错啦,但是工作时间接触得太久,回家的时候还是会很想蹂...

[岛慧]手を繋ぐ

失踪人口来冒个头
今天看到的杂志,岛慧又又又又牵手啦,想给文案加鸡腿。
失心疯跑来更新,半小时写完。
我怎么那么喜欢岛慧,哭泣。
——————————————————

我喜欢牵你的手,因为握紧了就能拥有全世界。

伊野尾慧小时候总是嫌弃中岛裕翔。
半大的孩子闹着跟在自己身后,怕不理他就会被他向大人告状,因为他年纪太小还不能随便带他去游戏厅。
买了冰激凌要分给他一大半,或者干脆只能舔一口就被小孩迅速吃完。
可是每次他伸出手,摊开白生生的掌心,就会忍不住牵起他。
“いのちゃん的手真好看,我长大会不会也有这么好看的手呢?”
就这样牵着手走着,就这样长大了。


中岛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长期练习打鼓留下的茧饱满圆润。
摸到他指...

[岛慧]雨天

没头没尾,想到啥写啥。
可以自行脑补他俩牵着小手看画。
——————————————————

听说去看展的那天会有雨,翻来覆去查看路线和天气预报,犹豫再三还是买了票。
五十年一次的画展,实在不想错过。

早晨站在阳台刷牙,远远望去灰色的天空里有片明亮的白,就知道那个区域正在下着雨。
这样的天气,其实是不太想要出门的。

如果是以前的休息日,醒来的时候就能看到他在身边熟睡的脸。嘴唇自然地微微张开,睡衣的领口散着,露出颈项下面散在雪白肌肤上的几个小黑痣。
他戏称这是他的「ほくろ三兄弟」,一脸骄傲的样子每每惹得人忍不住笑,还要一本正经给他捧场。
一个一个吻过去,最后轻咬他的锁骨留下记号。
蹭在被子里玩他的手指,趁他还没睡醒...

[岛慧]Voi che sapete 5

伊野尾慧看着有冈大贵迷糊着眼睛布置舞台,居然把道具花插在了背景板的窗户上,连忙赶他去后台休息。自己顺势坐在舞台的一角,盘着腿帮有冈把整堆的花束分开然后给每一束捆上丝带。

背后被重量覆盖,他先是吓了一跳,接着鼻端传来熟悉的香皂气味,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是谁。
“快走开,重死了。”
“不要。”
“别闹,快下来帮我把花捆好。”

中岛裕翔随意地拖长音答应着,并没有起身,依旧让伊野尾坐在自己怀里,从旁边伸出两只手环着伊野尾,拿起他身前的花束。
中岛裕翔给丝带打了个轻巧的结,再送到伊野尾面前
“给我最亲爱的芭芭丽娜。”

纯白的花束、湖蓝的丝带、甜腻的台词。

太近了。

伊野尾被后背隔着薄薄衣料传来的热度弄得心慌意乱,偏着头想要躲...

[岛慧]Voi che sapete 4

排练之后中岛裕翔说伊野尾慧欠自己一个人情,让伊野尾陪他去找原版的歌剧乐谱,要复印凯鲁比诺的唱段当作参考。
中岛牌扭曲性格,不是干脆放弃就是用力过猛。

“ino酱,我们来比赛好不好,如果我先找到的话你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好啊,反正我绝对会比你快。”
伊野尾修长的手指在一排排书脊上划过,认真确认着书名随口作答,却没看到背后中岛裕翔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行索书号。

两人都埋头找着,一时间空旷的室内没有人说话。
窗外高大的木棉树过了花季,艳红的木棉花朵掉下来几乎铺满了草地。傍晚路灯昏黄的光从落地窗投进室内,只剩下老旧的空调发出些许声响。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拿到了那本乐谱。
中岛裕翔赢了。
他低头看伊野尾,半张脸...

[岛慧]Voi che sapete 3

伊野尾很早就明白,柊君的天赋让他不可能留在地方剧团,他应该登上更大的舞台,让更多人看到他的表演。
只是这一天来得有些太快。
努力追逐梦想的人是会发光的,伊野尾一直被那样在舞台上发着光的柊吸引着。长久的关注和憧憬变成了模模糊糊的爱恋,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说出口。终于变成了拿错剧本坚持想要演到终场,却不知何时能够真正结束的独角戏。
单向付出无法停止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在失去目标的一瞬间被自我怀疑的恐惧淹没,也许比失落的情绪更可怕。

从那天之后伊野尾就经常借口查资料躲在图书馆,他坐在靠近书架的桌旁枕着手臂闲散地翻书,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对面的椅子被人轻轻拉开了。
阅读的间隙一抬头,才发现中岛裕翔坐在那里,带着...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