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雨天

没头没尾,想到啥写啥。
可以自行脑补他俩牵着小手看画。
——————————————————

听说去看展的那天会有雨,翻来覆去查看路线和天气预报,犹豫再三还是买了票。
五十年一次的画展,实在不想错过。

早晨站在阳台刷牙,远远望去灰色的天空里有片明亮的白,就知道那个区域正在下着雨。
这样的天气,其实是不太想要出门的。

如果是以前的休息日,醒来的时候就能看到他在身边熟睡的脸。嘴唇自然地微微张开,睡衣的领口散着,露出颈项下面散在雪白肌肤上的几个小黑痣。
他戏称这是他的「ほくろ三兄弟」,一脸骄傲的样子每每惹得人忍不住笑,还要一本正经给他捧场。
一个一个吻过去,最后轻咬他的锁骨留下记号。
蹭在被子里玩他的手指,趁他还没睡醒偷偷亲他的耳朵,有时候玩得迷糊了就把他抱在怀里,继续头抵着头睡过去。
现在,这样的平常却再珍贵不过。

难得有个假期,还是没能如愿见到。
严格来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假期。
只是自己太过任性,受挫的时候无法控制情绪,丢下手里做到一半的项目就买了当天的机票飞回来。
下了飞机被告知他这两天在公司加班,有可能没办法回家。
嘴上说着知道了,心里还是不愉快,可又不能表现出来。
好想他。

隔着屏幕用电波传来的声音和图像,与面对面的接触差了太多。
还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为了取笑共同的友人,总是说这种远距离的联系是每日探监时刻。把想念关在手里的小盒子,偶尔有空才能拿出来说上几句。
心甘情愿将自己亲手关进爱情的牢笼。

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每一个笑容都是最熟悉的弧度,伸手却只能触摸到屏幕,有时候还会因为过于投入地摩挲不小心关掉通话界面。
如果他问起来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总是借口手机太旧或是网络太差。
随时都在身边,伸手可及所以觉得理所当然。
离开以后才发现,雨天撑过的伞其实不会自动打开晾干再收整齐,深夜床头也不会在干渴的时候突然出现一杯温水。
最重要的是,推开门的时候不会有人抬头推着眼镜对自己笑,说一声欢迎回家。
抱着他的时候觉得全世界再没有什么比他更温暖,从身到心被填满。
习惯到依赖。

中岛裕翔在一幅画前停下,盯着画里深蓝的海面和隐藏在水纹中小美人鱼的长发。
语音导览的声音再悦耳也只听见了个大概。
不知是不是为了照顾孩子的心情,这一个画家绘本里的小美人鱼并没有变成泡沫,她顺利地上岸找到了王子,幸福地结婚生活在了一起。
真的有这么顺利吗。
一辈子不用语言,只用眼神表达她的爱意。
没有谈话就没有争吵,或许更快乐。
胡乱想着这些念头,没有按照参观顺序随意在展馆里走着。

一不留神就撞到了在野天鹅画前发呆的人。
道歉也是心不在焉。
耳机突然被拔下来,中岛裕翔有些莫名。
伊野尾慧突然出现的脸让他有些不敢相信,捏住面前圆乎乎的脸蛋扯了扯。
要验证是不是做梦不是应该掐自己吗这位先生。
伊野尾打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你怎么会在这里!中岛顾及着旁人放低了音量。
看展啊。
不是加班吗?
骗你的,其实是昨晚不小心在公司睡着了,怕你说我。
中岛裕翔抱着胸低头看自己的恋人,伊野尾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抬头看他。
两个人都克制着,只是盯着对方,最后忍不住一起笑起来。

“欢迎回来。”

评论 ( 1 )
热度 ( 29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