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Voi che sapete 5

伊野尾慧看着有冈大贵迷糊着眼睛布置舞台,居然把道具花插在了背景板的窗户上,连忙赶他去后台休息。自己顺势坐在舞台的一角,盘着腿帮有冈把整堆的花束分开然后给每一束捆上丝带。

背后被重量覆盖,他先是吓了一跳,接着鼻端传来熟悉的香皂气味,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是谁。
“快走开,重死了。”
“不要。”
“别闹,快下来帮我把花捆好。”

中岛裕翔随意地拖长音答应着,并没有起身,依旧让伊野尾坐在自己怀里,从旁边伸出两只手环着伊野尾,拿起他身前的花束。
中岛裕翔给丝带打了个轻巧的结,再送到伊野尾面前
“给我最亲爱的芭芭丽娜。”

纯白的花束、湖蓝的丝带、甜腻的台词。

太近了。

伊野尾被后背隔着薄薄衣料传来的热度弄得心慌意乱,偏着头想要躲开中岛喷在自己脖颈上急促的呼吸。

柊走到台前确认地板上的走位标记,正好听到他们的对话,笑着给中岛比了个大拇指“yuto状态不错,演出时一定要保持。”
又和伊野尾开玩笑:“你应该比你的对手更热情啊,多给一点回应才对。”
伊野尾笑着说这不是养精蓄锐吗,对应自然的样子看上去已经完全没有了前些日子的消沉。

只有中岛裕翔敏锐地感觉到,怀里的伊野尾慧在看到柊的一瞬间全身就僵硬起来。他不动声色把伊野尾的肩膀搂得更紧些,有些恶意地对着伊野尾的耳朵吐气。看着伊野尾一瞬间慌了手脚才松开他,笑得在舞台上打滚。

高木雄也坐在台下熟悉唱词,对着台上打情骂俏的配角二人组磨牙,哀怨地回头看了一眼斜后方的座位。
知念侑李坐在高高堆起的节目单和海报中间,小小的个子快要被淹没,正在计算分发邀请函的人数。

一时兴起接了这个角色,拿到剧本才傻了眼,原来是个色迷迷又道貌岸然的伯爵,调戏过府邸里几乎所有的女仆。
碰巧那天提词的场景又是伯爵和音乐教师扶起晕倒的苏珊娜,还趁机轻薄了她。

高木雄也在台上对扮演苏珊娜的女同学又是贴脸又是摸手,最后按着剧本要求抖着手把手掌按在了苏珊娜的胸口。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其实动作也没有完全放开。
高木雄也用余光瞥见台下举着题词板的知念侑李和周围人一样笑得一脸欢快,内心还是一个激灵。
不好了,知念生气了。

自从那天的提词事件之后,知念已经一周没有和高木说过话了。
围观了全程的音乐指导八乙女光表示:自作孽不可活。
请自己的暗恋对象给自己提词(围观自己调戏女生),也就高木雄也粗过电线杆的神经能做得出这种事。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