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Voi che sapete 4

排练之后中岛裕翔说伊野尾慧欠自己一个人情,让伊野尾陪他去找原版的歌剧乐谱,要复印凯鲁比诺的唱段当作参考。
中岛牌扭曲性格,不是干脆放弃就是用力过猛。

“ino酱,我们来比赛好不好,如果我先找到的话你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好啊,反正我绝对会比你快。”
伊野尾修长的手指在一排排书脊上划过,认真确认着书名随口作答,却没看到背后中岛裕翔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行索书号。

两人都埋头找着,一时间空旷的室内没有人说话。
窗外高大的木棉树过了花季,艳红的木棉花朵掉下来几乎铺满了草地。傍晚路灯昏黄的光从落地窗投进室内,只剩下老旧的空调发出些许声响。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拿到了那本乐谱。
中岛裕翔赢了。
他低头看伊野尾,半张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伊野尾抬起眼看他,孩童一样无辜的眼眸,嘴唇放松地微微张开,看上去饱满而柔软。伊野尾低头扯了扯中岛手里的书,中岛的手并没有松开,他索性用一只手抓住书本继续往外扯,另一只手去一根根掰开中岛的手指。
就在此时中岛裕翔突然撒手,伊野尾慧抓着书重心不稳往后倒。
后背撞上冰冷的墙面还来不及呼痛,突然的亲吻让他一瞬间睁大了眼睛,整个人被中岛身上干净的香皂气味包裹。

呼吸平复下来的时候,中岛裕翔轻笑着对他耳语:
请让我和芭芭丽娜在一起吧,伯爵夫人。


那天直到入睡前,伊野尾的脑子里还是回响着这句话。
小时候第一次看这个剧目他就对伯爵夫人的爱情无法理解。明知道爱情已经找不回来,为什么还是不肯放弃。
曾经在爱人窗下唱着甜蜜的小夜曲的阿尔玛维瓦变成了色欲熏心想要夺走自己女仆初夜权的伯爵老爷。为了爱情和自由不惜放弃丰厚财产的罗西娜变成了自怨自艾以泪洗面的伯爵夫人。
年轻时候敢于抛弃一切出走也要在一起的恋人,在婚后却变成了一对怨偶,多么讽刺的现实。

其实伊野尾对柊的感情并不像中岛说的那样是不愿放弃旧日恋人的伯爵夫人,因为他们从来不曾相爱。硬要在这个剧里找一个角色的话,其实伊野尾才是最适合凯鲁比诺的人选,一厢情愿以为自己深深爱着伯爵夫人,结果只是被青春期的懵懂感情冲昏了头脑不肯放弃。

其实就算承认了也不会怎么样,可他面对着中岛的时候就是固执地不想承认,多少还有一点可笑的“作为兄长的”自尊心在里面。
闭上眼的时候似乎还能感受到清爽的香皂味道,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温度,还有
……

窗外的鸟鸣一声急促过一声,吵得他更加无法入睡。




这次文里提到的情节来自费加罗的婚礼歌剧的前传,也是博马舍的喜剧,罗西尼作曲的《塞维利亚的理发师》。
两个人进展太慢所以让芋头主动了一下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