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Voi che sapete 3

伊野尾很早就明白,柊君的天赋让他不可能留在地方剧团,他应该登上更大的舞台,让更多人看到他的表演。
只是这一天来得有些太快。
努力追逐梦想的人是会发光的,伊野尾一直被那样在舞台上发着光的柊吸引着。长久的关注和憧憬变成了模模糊糊的爱恋,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说出口。终于变成了拿错剧本坚持想要演到终场,却不知何时能够真正结束的独角戏。
单向付出无法停止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在失去目标的一瞬间被自我怀疑的恐惧淹没,也许比失落的情绪更可怕。

从那天之后伊野尾就经常借口查资料躲在图书馆,他坐在靠近书架的桌旁枕着手臂闲散地翻书,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对面的椅子被人轻轻拉开了。
阅读的间隙一抬头,才发现中岛裕翔坐在那里,带着细框眼镜皱着眉读材料。
玩心起来,伸手出想要抚平对面坐着的人紧蹙着的眉头。中岛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得整个人一抖,瘪着嘴做了个求饶的动作,抽出一张便签写了行字递过来。
淡淡的铅笔字迹因为桌面的不平整有些歪扭:
“什么时候去排练”
伊野尾抬头看他,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下午三点,现在不想去。”
“代理社长缺席真的好吗。”
“反正有顾问,我也就是挂个名字而已。”
中岛表示了解地没有多问,又继续看起了手里的剧本。
伊野尾觉得有点好笑,明明不是很愿意接这个角色,真到了手里却比谁都用心。

那天之后他其实是有些不好意思见到中岛的,毕竟没有几个后辈会突然在休息室抱着自己的前辈,还强行给人擦眼泪。
仔细想想几乎每一次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总是中岛及时出现,插科打诨或者干脆一言不发,反而让他能很快安心下来。
有些事情他模糊地知道,只是一直不想去回应。从小到大,中岛看着他,他看着柊,柊又只看着玲,谁都没有回过头。
咕…… 肚子发出的清脆哀鸣在空旷的图书馆里拖长着变了音调。
中岛不好意思地笑出来,趴在桌上耍赖,要伊野尾请他吃饭。

入夏之后经常会有突如其来的阵雨,眼看着阴云密布雨越下越大,十几分钟之后又逐渐转晴,就好像雨滴从没有落下过,一瞬间被回收一样。阳光从棉花样的云朵缝隙里洒下来,空气里带着淡淡泥土混合青草的香气。
“唔,好闻,想去树下面跑一圈。”
中岛走在路上突然出声,伊野尾瞥了一眼路旁窗户上快被晒干的雨滴痕迹,跟了一句 “嗯,好闻,草的体液味道。”
“哇ino酱好色情”
“体液这种正常的名词哪里色情。”伊野尾偏过头看着他笑 “yuto这么爱联想,不让你演佐藤君的角色真是太可惜啦。”

一语成谶。

刚到音乐厅就听说佐藤君上午在排练那场跳窗户场景的时候手臂受伤了,不能继续出演原来的角色。
还有三天就要正式演出,所有成员都慌了手脚。
气氛异常低迷的时候柊突然拍了拍中岛的肩膀,语气异常严肃 “没办法了,yuto你就暂时顶替吧,这里只有你对凯鲁比诺最熟悉了。”
又来! 中岛裕翔刚想拒绝,后腰突然被什么东西迅速戳了一下,回头一看伊野尾拿着剧本抵着他的后腰,抿着嘴轻微地摇头。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最后只说出一句
“好,我演。”



一个身高快和伯爵饰演者高木齐肩的少年仆役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就是单纯想看芋头穿女装
设定年龄是芋头大一,伊野尾大三,身高还没有现在那么高的时候。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