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Voi che sapete 1-2

chapter 01

“上周借给你的那本书看完了吗?”
“啊,在看再看。”
“看完记得交个报告给我。”
“啊,在写在写。”
“说真的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啊,在听在听。”

“中岛裕翔!”泷泽老师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严肃地喊了自己学生的全名。
“到!”一直低头猛看手机的中岛裕翔终于意识到情况的严肃,迅速收起手机对着面前的老师点头哈腰。
“老师我保证这周就把书看完报告交到你邮箱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气都不喘说完一长串就要拿着包开溜,结果慢了一拍被拽住了后领,手机掉在桌面上。

屏幕上是一排聊天记录,猫咪贴纸双手捧心发射粉红光波。
办公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老师可以理解,你这个年纪需要多看一些不一样的世界,才能了解自己内心需要什么。有什么烦恼一定要说出来哦。”
帅气的导师对自己突然笑得比窗外四月的樱花还要绚烂,高高兴兴送自己出了办公室门,中岛裕翔觉得十分摸不着头脑。

再一看信息,紧接着猫咪贴纸的是一张照片。
浅色的女仆连衣裙,附赠一行字
“这件是不是很适合裕翔,终于找到你的尺寸了!”

好像被误会了什么。

回到活动室的时候,演出准备会议已经临近尾声了。
“Yuto,今天老师居然留你这么久吗。”
“对啊,今天他可能心情比较好。”
“我们会也开的差不多啦,分配给你的任务比较轻松,除了角色就只剩下场务工作了。你有看到信息吗。”
“我可不可以拒绝。”中岛裕翔犹豫一下,双手合十在胸前,诚恳地向众人请求。
“诶,你这样说我们也很困扰啊,临时没有多余的人员啦。”
“可是我不想被高木君演的大叔骚扰啊。”
主演之一高木雄也同学表示很受伤,暂时不想说话。
“就几分钟的戏,没有关系啦。”
还没来得及好好拒绝,会议就匆忙结束了,毕竟周五下午大家都急着回家,没有人理会中岛裕翔要求再一次分配角色的提议。
偌大的活动室里瞬间只剩下了自己和代理社长两个人。

“Ino酱,我真的不想演女仆。”
“那你要和我换角色吗。”代理社长伊野尾慧头都没抬,在计划本上涂涂画画。
“可是你的角色还是要被高木君调戏啊,而且那么多唱词。”
“嘛,反正雄也还是很帅的,我也不吃亏。”伊野尾依旧是懒懒散散的语气。
“你可千万不能真被亲到了。”
中岛趴在伊野尾旁边的桌面上看他工作,偶尔说一两句话。
“小时候我倒是演过佐藤君那个角色,在柊君的剧团里。”
不过我不喜欢。
伊野尾手里的笔停顿了几秒又继续写起来:“我还记得这个事呢。”

那时候伊野尾慧还在读中学,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常去柊君的剧团看排练,偶尔人手不够也会临时凑个角色。
有一回演出,原本定下的小演员导演怎么都不满意,最后是当时的女主演找来自己的小侄子补了缺。
“yuto那时候超可爱呢。”伊野尾突然向后靠在椅背上用本子盖在自己脸上,声音闷住了,语气无限向往:“小小一只,穿女装也那么合适,我那时候啊还差点以为裕翔本来就是小女孩。”
“喂,别说啦。”中岛裕翔害羞得脸都快烧起来,捂着头倒在桌上。
“毕竟柊君是最后一年给我们当顾问了,你就牺牲一下吧,不要让他遗憾。”
伊野尾拿下记录本塞进书包,顺手拍了拍中岛的脑袋,走出了活动室。
“yuto!”窗外忽然传来伊野尾的声音,中岛走到窗边,看见伊野尾站在窗外那树樱花下面抬头微微笑着和自己挥手:“记得关窗户。”
中岛裕翔答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刻动作,只是盯着楼下转身远去的伊野尾,直到他的背影没入林荫道才缓缓关上了窗。


chapter 02


“停!停!”
台上唱得非常投入的男生唱到一半突然被喊停,不知所措地眨巴着眼睛看着台下。
“daiki你这个角色是个猥琐的医生,这段不要唱得那么深情,后面第三幕才有你发挥的段落。”
“可是前辈,我的声音本来就不是很适合这个角色,压低了嗓子唱好难受哦。”
“这也是你自己选的啊,谁让你不想要佐藤的那个角色。”剧团顾问老师柊笑得很温和,“我们再来一次。”
音乐剧团为了本年度的学园祭早早做起了准备,为了在社团竞争中拿到好的成绩还拿出了压箱底的剧本。他们的顾问柊前辈当年就是靠着这个剧的主演顺利拿到了剧团的签约,还给社团招来了大批新鲜社员。
现在的剧团人数常年固定在十几个人,总是不温不火,所有人都憋足了劲想要这次争点气。
因为今年也是柊君担任大学剧团顾问的职位的最后一年,明年他就要离开日本去德国的剧团工作了。
中岛裕翔坐在最后一排中间的位置看主演们排练,渐渐地出了神。

“我不要穿裙子!”小男孩拎着身上的裙摆大哭,明明姑姑说好就是唱一首歌,为什么还要穿裙子。
主演们正穿着戏服忙着对付皱成一团的领子和缠在一起的腰带,暂时没有精力去哄小男孩。
“为什么要哭啊?”一个已经换好戏服的小姐姐走过来,袖子挽着露出一截纤细的手腕,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温柔又好看。
中岛裕翔勉强止住哭声,抽着鼻子:“裕翔明明是个男生,才不要穿裙子。”
“可是裕翔在台上就不是自己啦,穿裙子的也就不是裕翔了。”
“那裕翔会是谁?”中岛裕翔完全忘记了哭泣,好奇地追问。
“裕翔在台上叫凯鲁比诺,喜欢好多好多的大姐姐。”
“为什么喜欢她们呢?”
“因为她们都很漂亮呀。”
“那,我在台上也喜欢你吗?你、你也很漂亮。”
“当然喜欢哦,而且最喜欢啦。”小姐姐笑得眉眼弯弯,戳他额头。
“要坚持到我出场哦,不然裕翔就不能和我在一起啦。”

“中岛君,要去搬道具啦!”中岛裕翔的走神被打断,台上正排演完了精彩的对峙,开始了下一幕的转场布置。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你出场。

中岛裕翔愉快地哼哼着戏里的谣曲,搬着一把雕花椅子走进后台,休息室连接道具间的门没有关,说话声传了过来。
“去了德国以后多久才能回来呢。”
“看情况吧,如果她也不回来可能连婚礼都要在那边举行了。”
“诶,你和玲要在那边定居了吗。”
“不出意外应该是这样。”
“真是幸福啊。”
“你也会有这样一天的啊,快去换戏服吧,快到你上场了。”

柊真一匆匆走出后台休息室,拍着手让大家赶紧布置。
中岛裕翔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正好看到伊野尾转过身对着窗子揉眼睛,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是中岛就勉强咧嘴对他笑了笑。眼眶红了一圈,眼泪还没擦干净。

还不如不笑呢,比哭还难看。
中岛觉得自己胃里不舒服地痉挛起来,明知道原因却不想开口。

他一言不发地走过去,把伊野尾的脑袋按进了自己怀里。

来催场的有冈大贵在门口探了探头,蹑手蹑脚走了出去,拽过高木戏服的皱领:“inoo酱沙眼犯了戴不了隐形眼镜,我们先排下一首二重唱。”
“哇,那首我歌词还被背下来!”
“你小声点,小心给前辈听到了。”
“我要去找个提词的,你就和前辈说我上厕所去了,抱歉抱歉,马上回来。”



—————————————

标题是这次写文用到的一首谣曲
“Voi che sapete” —— “The Marriage of Figaro”
〈你们可知道〉选自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
文里有一点小改动,把歌剧改成了音乐剧,虽然其实不太合适因为二者还是有不少区别,但是觉得这样非声乐专业学生也可以排练。
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原版,毕竟是意大利喜歌剧的代表,莫扎特的曲子属于百听不厌型,故事也很有趣。原作是博马舍的话剧,但是没有音乐和达蓬特的改编的话个人感觉趣味少了很多。
推荐三个版本:加德纳指挥版本、2006年萨尔茨堡音乐节版,还有伯姆指挥版。都是b站就可以搜到的,各有优点。
可能比我的文更有趣😂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