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

夕阳西沉,茶屋街上的灯一盏盏亮起来。
雨后的地面有些积水,屐齿极易打滑,行人都放慢了脚步。
伊野尾打开窗深呼吸,清新的空气带着寒意涌进肺里,像是吸进一点自由的快意。
今晚自家茶屋的生意很淡,他在心里偷偷计算两桌客人走后就提前闭店。
可他的想法没过多久就落了空。
老客在二楼开起了小宴,厨房人手不够,他还要来回在帮厨和传菜两个身份里来回转换。忙乱的时候却也愉快,没有闲暇去想其他。

醒来的时候正是午夜,只能听见烛火燃烧的声响。伊野尾欠起身去够矮桌上的杯子,烛火却被吹熄了。
黑暗里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每一个厮磨啄吻的角度都恰到好处,带着热烈的想念和渴求。
“这位少爷,本店是间料理茶屋,不提供风俗服务。”
漫长的亲吻结束,伊野尾搂住中岛裕翔的脖子,借着阁楼窗边漏下的一丝月光看清了他的容颜。
“别胡说。”
“这次回来又是多久,一个月……还是……三个……月”
声音越来越模糊,脖颈上渐次落下的吻快要灼穿理智,冷落多日的欲望苏醒过来,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天亮的时候身边已经空了,伊野尾拥着被团发了一回呆,苦笑着起身收拾,刚拉开门却迎面撞上捧着托盘的青年。
“我的少爷啊,这一大早的是要干什么。”
“偶尔也让我帮你准备一回早饭嘛。”
眼前的人白净的脖颈都快红成一片,别扭着不看他的眼睛,手臂不自然地弯曲,托盘上的米粥险些洒出来。

捧着温热的碗盏坐在桌边,似乎是要确认这一切并不是梦境,伊野尾喃喃出声:
“我还以为你又走了。”
中岛正站在窗边往下看,闻声回头对他微笑:“如果我说我不走了呢。”
新米熬成的粥透出碧色,最上层已经凝成了绸状,被唇齿间的呼吸吹皱。
那就,留下来啊。
伊野尾的回答可能只有他自己听见。
中岛裕翔走到桌边坐下,从背后拥着他,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出声,只是凝视着杯中升腾的水雾,看它旋转缠绕,继而消散在空气里。
中岛轻咳一声打破了沉默:
“不想再走了,因为无论到哪里,最后我也只会想着这杯加贺棒茶。”
还有你。

————————————————
今天的椰奶分量太足了,震惊。
被刺激到来更新了,虽然还是碎片,而且连名字都没想好【谁来帮我想一个好吗取名真的好头疼
年前去旅行那会儿写的,照片也是那时候的。
金泽真的很有意思啊,大家有机会一定要去玩。
假装自己没有坑【

评论 ( 15 )
热度 ( 50 )
  1. TweedyNateholicchooseykmholic 转载了此图片
    居然在去年和阿岛看了同样的风景😭😭😭😭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想给yywh看!!!!*去了金泽城~。...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