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琐碎甜蜜

一杯热椰奶。
冬天太冷,送点温暖。

 给@洒撒哥哥 的生贺,阿秋生日快乐!
——————————————————

“Ino酱今晚也不能回来吗?”
“有个会议要准备,晚上估计要加班。”
中岛裕翔委屈地扁扁嘴,神情像是被抢了食的宠物。
伊野尾没听见他应声,以为自己声音太小,拿着公文包从房间伸出头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表情。

中岛式招牌委屈哭哭脸。
伊野尾走到玄关拉他领带,大方地给他一个亲吻。
中岛得意地吸吮伊野尾丰润的嘴唇,这个要糖吃的方法果然屡试不爽。
呼吸交缠,黏腻到理智都快要融化。他托着伊野尾的后脑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直到被狠狠踩了脚背。
“!”
“啊,好痛。”
中岛裕翔晃了晃没能控制平衡,牙齿磕到了伊野尾的嘴唇。
自作自受。

在公司电梯间遇到了同事八乙女光和高木雄也,中岛裕翔笑着和他俩打招呼,伊野尾确是一反常态地不发一言。
嘴唇被磕破的地方实在太痛了。
八乙女光意味深长地瞄了几眼伊野尾,看得一向余裕悠游的他有点局促不安。

“我觉得我们被光君发现了。”
中岛读完信息陷入了思考,被前辈拿文件夹拍头。
“愣着干嘛,快去复印,这些资料我马上就要用。”
小跑着去复印,边操作机器边透过玻璃和窗帘的缝隙看到复印室隔壁。

会议室里伊野尾慧正在和组长讨论,神情严肃,嘴唇却红得过份,唇珠比平时还要明显,说话的时候动作太大扯到伤处忍不住皱眉,苦恼的样子也很好看。
触感美妙的亲吻,甜度超过杯子蛋糕顶上点缀着的糖霜。
中岛裕翔回味着早晨那一幕,低头抿嘴控制住表情,拿着资料回到了座位。

“中岛君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每天都很愉快的样子。”
“一到下班时间人就没影了,以前还会主动加班。”
“前段时间伊野尾君办了健身卡,中岛君也是那个俱乐部的,他们下班经常一起去运动诶。”
“那个出了名不爱运动的伊野尾君?”
“应该是中岛君介绍的吧,真是个热情的孩子啊。”
午餐时间的谈话总离不开年轻职员,话题中心的二人却都没空好好吃饭,都在啃着三明治,加班加点改数据做报告。

伊野尾慧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屏幕前抬头看了一眼挂钟。
已经过了十二点,跨到了新的一年。
果然还是不想待在公司过夜,顺手发信息给中岛说自己等会儿要回去,没带钥匙要留个门。
应该还没睡下吧。
去茶水间洗完杯子回来,发现手机显示屏新增了好几条未读信息。
最近的一条是十分钟之前。
“我到公司楼下啦。”


走出大楼就看见有个穿着长风衣的瘦高个靠在电话亭旁边,被路灯投下的橙黄光线描出毛茸茸的金边。
温度接近零下,怎么傻到等在这里。
伊野尾慧跑到中岛面前的时候脸已经冻红了,弯腰撑着膝盖,呼出白色的水汽。

“新年快乐!”
中岛裕翔拉响手里摆弄很久的纸卷礼炮,手套太厚不好控制,搞反了朝向,撒了他自己一头一脸。
伊野尾被突然的惊喜吓得后退一步,又被他满脸懵的样子逗笑。
中岛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不甘心地将空壳扔进垃圾桶。

“等一下。”
伊野尾走到中岛面前,抬起手帮他拿掉头顶和前发上落下的彩带碎屑。
中岛裕翔低头配合,脱下自己的一只手套,戴在伊野尾空出来的手上,又抓过他的另一只手握住,放进自己的口袋。
十指相扣,暖意从手心传到指尖,又蔓延到心口。

“回家吧。”

评论 ( 7 )
热度 ( 32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