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孤独漂浮

无端思念同一个设定
两个网瘾少年的爱情故事【
@洒撒哥哥 和我说那篇芋头都没出场,其实是有写另一个视角。
本来没想好要不要放出来,有姑娘说要看后续就发了,虽然也不是什么正经后续。
这回真的完结了。
——————————————————
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旅行者。
灵魂飘浮在虚拟的维度中,渴望倾诉,又惧怕伤害。

有位作家描述了一个古怪的现象:想要被了解,却不想与人来往,于是把所有关于友谊、外表、心理或人生观的测试结果满怀期望地展示在网上。

读到的时候难免会觉得过于切中要害,有些心酸。

对话再热闹,总有完结时。
只言片语能连结的也只是某段时间内的相互了解。
还要被网络拉长的时间,转换的讯号拖累。
总觉得看见真实的时候太少,又不可避免地无法脱离。

中岛裕翔敲完最后一行字,把SD卡从卡槽中退出来,仔细装回相机里。
日常所想很多,周围的知交甚少,只能任由思绪不受控制地飘浮。
不拘给谁看见,只要能被看到,就会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偶尔看到来访记录,原本不认识的头像屡屡出现,没有刻意在意,印象逐渐加深后却不由自主去在意。
没有对话,主页没有内容,只有单向的注视。
过一段时间没见到,猛然想起来,心里就有些焦急,犹豫着点开从前的记录寻找。
还好只是换了个头像。

一直都在,这种安心感。

直到那封邮件的到来。
文字不吝赞美,又带着点故意的克制和疏离。
和想象中一样。

无法坦诚面对,思前想后也只是回复了简单的字句。
生怕倾注热情,毁掉原本脑海中应有的模样。
生活越是充实丰厚,落笔时不假思索,完成时却总免不了茫然。
他隐约知道那是什么,每次在快要浮现的时候强硬拒绝掉漂上水面的信号。

没有因为他冷淡的回复而离开,依旧一周几次的频率出现在屏幕右下角。
即使素未谋面,你却懂我。

中岛裕翔看着新来的那封邮件,做了一个决定。
自我感动也好,一时冲动也罢,这些都抛在脑后。
直觉想要抓住一些事情,会后悔也未可知。

现在就去见你。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