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爱情角力

掐点更新


一个胡说八道为主的故事。

斗志昂扬的小狼崽子(其实是哈士奇)和自信优雅的猫咪,为了争夺人气展开的校园战斗。

灵感来自阿年的脑洞“三上浩司xカイリ”。

モテは正義!

一开始想写的是谁比谁能撩,最后其实感觉写的芋头更像是三上学长和稻叶尚弥的混合体。

番外有。

——————————————

ch.1

    高年级新转来的伊野尾慧学长,据说在原本的学校就是人气之王。

    “运动苦手也没关系啦,那些运动社团又是汗又是泥的虽然很帅气但是也很脏啊。”

    “就是喜欢伊野尾君干干净净的样子呢,戴着眼镜看书的样子就是一幅画,弹琴的时候背影纤细又修长,简直是阿宕尼斯式的美少年。”

    越来越多女生被伊野尾慧迷倒,女生们自发组织的后援会也如同滚雪球般迅速壮大,课间休息时的窃窃私语和各种各样的言论终于传到低一级的中岛裕翔耳中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王牌地位受到了空前挑战,正岌岌可危。

 

    午餐时间,伊野尾慧与中岛裕翔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中岛裕翔拨弄一下头发,带着比赛胜利之后的压倒气势走进餐厅。

    球队的队员帮他取好了餐,他甚至没有像往常一样挑剔菜色,全部注意力都在只隔了一张桌子对面的伊野尾身上。

    拿起饭勺,男子气概十足地挖起一大块米饭填进嘴里。

    中岛君连吃饭都好帅气!听着女生们小声的议论,中岛裕翔有点飘飘然,表面仍是不动声色。

 

    伊野尾似乎并没注意到他的到来,心无旁骛地吃着东西,腮帮子都鼓起来像幼儿一般的吃相。

    “哇,千酱的玉子烧做得真是太好吃了,真想天天都吃到呢,能娶到千酱这样的奥さん一定很幸福。”

    被称赞的女生露出了羞涩到快要昏迷的笑容,手抖的拿不稳筷子。周围的女生纷纷尖叫着挤上去想让他尝尝自己做的便当。

    几乎没有人再注意对面这桌刚打完篮球散发着汗臭味的男生。

    中岛低下头拨拉着咖喱里的胡萝卜块,顿时觉得有些食不下咽。

    就在这时,对面的伊野尾在试吃结束之后起身瞄了一眼他的方向,还对他露出了一个挑逗般的微笑。

    第一局,胜负已分。

 

    “啊,中岛君虽然也很帅气,篮球也很出色,可是有时候太自恋了,感觉脑袋有点笨笨的。” 这样的评论据说来自一个从中岛后援会转投伊野尾后援会的女生。

    知念侑李转述给中岛裕翔的时候带着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尖子班的年级第一居然被说脑袋不好,真是天大的耻辱!

    于是那段时间每天的社团练习之后中岛裕翔在电车上还拿着英文书,泄愤一般地狂背单词并且好几次因此坐过了站。

    段考成绩出来那天中岛的名字如往常一样被贴在了排名第一的位置,他隔着人群远远望了一眼,对着隔壁高年级的排名表发送了一记得意的wink。

    高年级的榜单上第一位置赫然写着薮宏太,那是校足球部的部长,传说中的均衡发展优等生。第二名则是高木雄也,被知念从小欺压到大的看似不良实则偏差值奇高的学长。第三才是伊野尾慧,端端正正打印出来的名次不会再有变动的可能,这让中岛裕翔内心长出一口恶气,有种总算扳回一局的快感,连那天回家的脚步都变得异常轻快。

    

    第二天早晨,学校通告栏贴出了新一则重磅消息:伊野尾慧参加的高中生设计大赛拿到了全国级别的奖项,还获得了明治大学的推荐资格。

    也就是说,之前的几个月伊野尾根本就没有在准备考试,就算这样也只比一二名差了几分而已。

    而他那段时间连晚上睡觉说梦话都在大声背公式,还吵醒隔壁房间的弟弟第二天被母亲好一顿数落。

    赌上人气的战斗,本应该三局两胜,而他从开始就已经输了两局。

    中岛裕翔,knock out。

 

ch.2

    假期来到了。

    计划已久的旅行,终于可以没有扎眼的竞争对手,享受沙滩和阳光以及美丽的比基尼少女。

    青春期男孩的完美假期,yes!

    顶着炙热的阳光兴冲冲三步并作两步登上巴士的中岛裕翔还没来得及坐下就瞬间凝固,大巴最后一排他的御用位置已经被人捷足先登,那张面孔眼熟极了,正是伊野尾慧。随意地靠在窗边,正懒懒伸出手来对他打招呼,依旧散发着万人迷的气息。

    

    不能被看出惊讶,不能输了气势,中岛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前走两步坐在了第一排离伊野尾最远的位置。

     人陆陆续续到齐,趁着汽车发动车里嘈杂纷纷的时候中岛裕翔装作不在意回头问知念侑李伊野尾慧也来了是怎么一回事。

     “inoo酱是yuya的朋友啊,为什么不能来。”后排的知念侑已经发挥了他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的神奇功力,迷迷糊糊回答着。

     差点忘记了这是拥有对大海无限热爱的高木雄也君组织的小型旅行兼友人会。

     前一天晚上过于兴奋睡眠不足,中岛裕翔枕着弟弟给他准备的充气式颈枕,和知念侑李一起在移动的巴士上昏睡过去。

 

     一行人到达了海边的一间和式旅馆,似乎是原本的民居改成,墙上居然还保留着装饰的能面,屋里的家具也都十分古旧。除了门口的自贩机有一点现代气息,连搬运行李都是旅馆老板娘打开楼梯边的吱呀作响的简易传送带,才把行李七七八八运到了二楼。

     走廊也是窄窄的,房间拉门的和纸已轻微泛黄,整个旅馆充满着浓郁的年代气息。负责分配住处的的三浦君晃着一大串钥匙说那裕翔就和知念一间吧。

     知念冷静地摇头说我改主意了要和雄也一间,这地方晚上怕会有奇怪的东西,他晚上会害怕。

     三浦君顿了顿“那裕翔就和伊野尾君一间吧,钥匙给你,走廊尽头那间。”

     !!!中岛裕翔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知念侑李踢进了写着“水无月”名牌的房间。

 

    深夜一点。

    中岛裕翔突然从睡梦中醒来,也许是白天在大巴上睡多了的缘故,竟然十分清醒,很难再入睡。

    他翻了个身,却发现躺在另一床被子里离他不远的伊野尾睁着眼睛看着他,如同一只夜行的猫,在黑暗的环境里显得特别瘆人。

    “睡了吗?”伊野尾的声音幽幽的传过来。

    “伊野尾君,你,你还没睡啊。”

    “我?呵呵,我睡了吗?”奇怪的回答让中岛裕翔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知念今天说这种地方会有奇怪的东西,难不成是被附体了?中岛裕翔脑子迅速地飞转,最终大着胆子出声。

    “我说,你真的是伊野尾君吗?”

    黑暗中的回答分明是伊野尾慧的声音,却不是伊野尾慧惯有的语气:

    “你,看出来了?”

    中岛裕翔将信将疑,往被子里缩了缩: “你你你是谁,怎怎怎么会在伊野尾君身上啊。”

    “我的名字叫aki,一直住在这里。”

    几秒钟停顿。

    “有一个愿望还没完成,所以无法离开。”

    “喂你不会是在耍我吧。”听到这里中岛裕翔觉得自己被骗了,什么俗烂的灵异情节。

    

    “今天伊野尾君从海边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盒子,就在那边的洗手台下面,其实是我的东西。”依旧是伊野尾的声音,却真的像是另一个人在说话。

    中岛裕翔坐起身也不敢开灯,更不敢回头看他,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往洗手台的方向照了一下。

    果然有个盒子,感觉是个旧物,还沾着沙子。

    他想起来晚饭的时候伊野尾确实缺席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一言不发,被高木问是不是去了海边也没做声,只是回了一个招牌wink笑容。被知念吐槽说我们这里没有女生inoo 酱可以不用抱着营业精神服务大众。

    他裹着被子拿着手机挪过去,看见刻在盒子旁边歪歪扭扭的字迹,アキ。

 

    他真的是去海边遇到了奇怪的东西!

    妈妈我好害怕!明明山田那家伙最喜欢妖怪了怎么偏偏是我摊上这种事!

    中岛裕翔抬起手臂狠狠咬下去,堵住了自己即将冲口而出的尖叫。

 

ch.3 

    之后的几天过得非常奇妙,白天的时候伊野尾仍旧是平时那个样子,去一趟海边撩妹无数还邀请她们一起回来共进晚餐。

    到了晚上一点之后,就会变成另一个他。

    据这个“伊野尾”说,它被困在盒子里很久了,只有心愿实现了才可以离开。

    中岛一边害怕一边觉得它有点可怜,大着胆子问它想要什么。

    “我我我应该可以帮你。”

    “我住在这里的时候旅馆老板还是上一代,是我的家族里的爷爷。他告诉我当时建房子的时候在地基旁边埋了一坛酒,等我成年了就可以去挖出来喝掉或者送给喜欢的人。

    听说这里要重新修整,我又不想它被发现,虽然没遇到喜欢的人,也不想它浪费。”

    第二天中岛裕翔在旅馆后面的工具房找来了铲子偷偷藏在后院的草丛里,半夜一点定好了闹钟起来帮“伊野尾”一起挖东西。

    连着两天半夜偷偷挖人家地基累到半死,也不知道伊野尾哪来那么多精力白天依旧到处留情福利大放送。

    也许真的不是同一个人吧,虽然是同一个身体。

    

   相处的几天过得很快,也许是晚上和“伊野尾”相处习惯了,白天的时候也能够正常对话,中岛裕翔有时候甚至分不清究竟谁是谁。

 

    地基下面挖出来的的酒坛不大,揭开盖子和封口的时候传来扑鼻的香味,因为存放了多年的关系已经蒸发了小半。

    “伊野尾”举起手里的杯子,碰了碰中岛手里那只。

    寂静的夜里只有杯子相碰的清脆声音。

   

    “明早,就见不到了吧。”伊野尾眼里流转的情绪让人移不开视线。

   一点酒渍沾在唇边,笑容有些凄迷。

    “你,你说没有人喜欢你,不是这样的,我喜欢你哦,我喜欢aki” 中岛裕翔涨红着脸,吐着酒气揽住伊野尾的肩膀凑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这天晚上aki真的没有出现,中岛裕翔失眠了一夜,伊野尾慧睡得十分香甜。

    心里空洞的疼痛无法填满,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其实私下的伊野尾话也很少,这一点很像aki。

    但是它回不来了,中岛知道。

 

ch.4 

    旅行之后中岛裕翔被新一轮训练搞得分身乏术,在学校多数时间也没空耍帅。

    心里藏着一个秘密,人也比原来沉静了一些。他自己并没注意到这些,反而被很多人议论中岛君似乎比原来更帅气了,人气又开始高涨起来。

    

    “你最近是怎么回事,魂不守舍的。”体育课休息的空档,知念侑李顺手递过一瓶水。

    所以说究竟在意些什么呢。

    中岛裕翔自己也不明白。

    他看着知念手里的瓶子,不由自主想到的却是伊野尾慧喝水之后粉色的嘴唇,沾着晶莹的水迹反射出光亮,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接过瓶子来猛灌一通。

   “你刚才肯定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笑得好恶心哦。”知念侑李冷静地评价。

   原来没有忘记啊,那个嘴唇的触感。虽然心里知道亲吻的人不是伊野尾,但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伊野尾本人。

    乱七八糟。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受。

    心痛的短暂的喜欢,明明是同一个人,可又不是同一个人。

 

    他想要再去一次旅行的地方,在整修之前再拍一点旅馆的照片。

    找到高木雄也的时候却听到意外的回答:“地址吗?你要去问伊野尾君,他应该比较清楚。”

    “什么?”

    “那次旅行就是他帮我们订的住处啊,旅馆的老板娘不是也姓伊野尾?不然怎么会价格那么便宜,家具都是古董什么的。”

    中岛裕翔实在是忍不住,想要问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终于在某天放学堵住了伊野尾的去路。

    听清问题之后,伊野尾慧犹豫地看了他一会儿。

    “中岛君,我一直没有和你说实话,

    我小时候去过那次旅行的海边,还埋了一个时间胶囊,就是你看到的那个。

    我骗了你,对不起。”

    中岛裕翔听得一愣一愣。

    “那aki是谁?盒子不是它的吗?”

    “aki是我的双胞胎妹妹,但我和她从小会互换对方的名字来用,家人也会这么叫我。”

    “所以你没有被奇怪的东西附身?”

    点头。

    “那你还让我?”中岛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指指自己的嘴唇。

    点头。

    “你是不是有毛病?骗我这么好玩?”中岛快要气疯了。

    伊野尾抬头看他,用的是“aki”一般的上目线。

    “如果aki就是我,我就是aki,你还会说那句话吗?”

    中岛裕翔觉得心脏被“嘭”地打了一拳,正击中在最柔软的地方。

    他最近那些莫名其妙的心痛和悲伤都不是在浪费表情。

    他的在意,他的心动,他的喜欢,不是面对不存在的东西。

    而是面前这个实实在在的人。

 

    这场角力,他满盘皆输。

评论 ( 12 )
热度 ( 46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