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无端思念

最近卡文卡的特别厉害,这一篇其实是赶论文期间的奇怪产物。

写完发现好像写成了一个有点神经质的人。

虽然有好多想法,但是没办法用语言表述真是太痛苦了。

————————————————

     没有开灯的房间,唯一的光亮来自电视屏幕,一位作家正在节目里谈论着他奇特的解压方式。

    在电车上遇到在意的女性,会克制自己不去注视她,只是不动声色地在脑海中展现盛大的恋爱。这段恋爱持续的时间只到那位女性下车的一瞬间,他会将自己所有的情绪收拾干净,带着失恋的心情走出车站。

    真是个奇怪的人。

    伊野尾慧摇晃着易拉罐,将罐子底部仅剩的一点啤酒一饮而尽。

 

    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似乎总被认为是艺术家的专利,甚至带有一点不正常的色彩。对周围的人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只是自己的感觉被放大,发现了更多原本并不在意的细节。偏执的人或许会因此躲在自己建造的乌托邦不愿醒来,未尝不是一种快乐。

    

    伊野尾慧从来没有想过他自己也会在某天陷入这样的生活。

    说起来有一点可怕,他倾注感情的事物是一个社交账号。

    没有大量的自拍和琐碎的生活状态,只有两周更新一次的大段文字和图片记录,所有的体验都被描述得生动真实,一点一滴毫不矫饰。

    拍摄圣地亚哥的夕阳,采访墨西哥城晨跑的人们,参观电影工厂。

    每一篇文字都纯粹干净,带着好奇的目光。摄影文字甚至视频剪辑全部都是一个人独立完成,设计得赏心悦目。

    因为几篇文字对一个虚拟的对象心生好感,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离开过公司和家以外的地方,伊野尾慧被这些文字吸引了。

    这个世界很美,可他已经快要忘记了。

    工作之后很多旅行计划都被繁忙的事情搁置,从学生时代背着包四处奔跑的旅行者变成了深夜独自浏览网页的宅男。

    直到看到这些记录,才突然从混沌的压抑中探出头来,呼吸到了清爽的空气。

    

    飞机上的傍晚时分,舷窗外浓厚墨色里只有远处夕阳落下时蓝橙两色分明的界限;盛夏站在浓密树影下躲避炙热的空气,抬头树叶间透出眩目的阳光;路旁单薄的黄色野花,被践踏过过根枝就快分离仍旧努力绽放的样子。

    伊野尾总在想象,网线的那一端的他会是在用什么样的心情写下这些文字。鲜活到他可以同样看见这些经历的一切,纤毫毕现。

 

    终于有一天克制不住这样奇异的思念,发出了一封邮件。

    生怕打扰别人,又忍不住期待。再三确认邮件地址没有错误,过于患得患失,因此失眠了一整夜。

    回信意外地简短,只有一句话: “谢谢支持。”

    了无生趣又公事公办,完全不像这个账号所有者该有的风格。伊野尾却笑起来,觉得发现了“他”的另一面,好像独占了一个秘密。 

     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在地球的这一边会有这样深切的注视。

     一个人恋爱,再一个人失恋,循环往复,没有尽头。

评论 ( 8 )
热度 ( 18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