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おまけ 01

阿仁同学 @可能十岁半 给了一个脑洞,然而我不知道应该起什么名字。

于是她从我今天背的单词里挑了一个,おまけ: 另外奉送,附带的东西。

懒出天际😂

——————————————————

    晚间八点,补习班的下课铃声准时响起。

    原本气氛沉闷的教室瞬间充斥着伸懒腰叹气的响动,桌椅碰撞声还有女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与工作后打开一听罐装啤酒的声响一般,是如释重负的愉悦。

    所有的学生都离开后,中岛裕翔将讲义收进公文包,在门边环视一圈,落锁离开。

    

    已经到了秋季,白天还是凉爽怡人的温度,晚间走在街道的时候就觉得衣衫有些单薄。放在办公室的外套要是记得拿就好了,中岛这样想着,推门走进一家书店。

    “哟,下班了?”友人高木雄也从柜台后面探出头来,大大咧咧向他招手。

    中岛朝他笑笑,自顾自到走到文具区,绕出来的时候双手捧着纸笔文件夹便利贴一股脑堆在了柜台上: “知念呢?”

    “他今天有约,新请的工读生到点了也不来,只好我临时来看店。”高木耸肩,手脚利索地结账。

    “你这身打扮还挺适合。”中岛接过纸袋,“绝对看不出是出版社继承人出来体察民情。”

    高木笑着捶他肩膀,“今天没空,下次一定找你喝酒,说都了几回了。”

    中岛边答应,边捧着有些沉的纸袋,手里还挂着公文包,走到店门口停了一下,苦恼了一下怎么样开门,最终用肩膀顶开门走了出去。

 

    回住处的路上要经过一处天桥,站在萧索的风中等待人行道信号灯转绿,这时间似乎变得比起平时要更漫长些。中岛捧着纸袋莫名觉得焦躁,就在这时听见了背后有书本和金属落地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一眼,几个穿着松垮校服的不良少年嘻嘻哈哈走远,嘴里还吹着口哨。 “自找麻烦” ,“多管闲事”之类的字眼窜进中岛的耳朵,他停下脚步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就在踟蹰不前的时候信号灯再次转为红色,中岛回身走向了刚才发出响动的地方。

    天桥后面昏暗的地上瘫坐了两个学生模样的人,其中一个正扶着一棵树慢慢站起来。旁边散着书包和一根废弃的铁管。中岛急急忙忙跑过去,夜色里看不清路脚下一绊,差点把手里的袋子扔出去。

    那个站起来的男生说自己是附近中学的学生,被高年级的前辈“惯例”要了点“见面礼”,因为没带够钱被教训了。中岛帮他收拾好东西,有点担心地问要不要送他去医院。那男生说自己只是肚子挨了几下,可以自己回去,指指后面躺在地上的人,说他可能伤得比较重。

    中岛给那个叫京本的男生留下自己的电话,嘱咐他到家后及时联系。他回身去看另一个男生,却发现他摇晃着已经走出去一小段。追上去问他怎么样却被不耐烦地挥开,中岛摸摸鼻子,刚想转身,就看见他身子一软坐在了路牙上。

 

    把人扛到家里的时候正巧遇上房东大姐借了药箱,安顿在沙发上才好好喘了口气。进厨房倒了杯水出来,那个男生换了个姿势,发丝没盖住的脸颊上一片青色,下唇被擦破肿起来,血凝在唇上像涂了不均匀的唇釉,整个人颓然的气息莫名地艳丽。

   中岛走过去打开药箱帮他处理伤口,整个过程除了被碰到伤处的吸气声,其余时间两人都是一言不发。

    “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收拾药箱的时候终于中岛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和你没关系。”意料之中的反应。

    “今天太晚了你先在我家休息吧,明天我送你回去?”

    少年的脸突然急速贴近,单手将中岛推在了沙发靠背上,他来不及反应,鼻梁上的眼镜都滑了下来。

    突然的亲吻让中岛裕翔的大脑彻底停止了工作。


评论 ( 11 )
热度 ( 18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