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口是心非

没等yywh剪头发我就更新了,flag已倒。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汉字梗来自爱的言灵,高中时很喜欢的一个片子,现在也会不时重温。


——————————————————
“我看见他在楼梯转角和人拥吻。”
中岛裕翔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下意识伸手挡了一下屏幕反射出来的过于刺眼的阳光。

台风将要来到之前,天空总是异常晴朗,没有云朵遮挡的天空像调开了大片湛蓝色颜料的调色板,没有一丝杂色。
阳光毫无顾忌地洒下来,耀得人睁不开眼。

争吵过后的第三周,在决定主动和好的前一刻收到这样的信息,中岛几乎要开始恼恨起短信的发送者。
其实争吵的原因很简单,那个人总是不会拒绝别人,无论别人带着怎样的目的接近,都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友善。

“你家那位,人人都觉得他说说笑笑好脾气,我倒觉得他其实骨子里疏离冷淡得很。”
好友看似无心的发言突然在耳边响起,让就想立刻冲去当面质问的中岛冷静下来。
以什么样的身份质问呢?恋人?抑或是悲伤的前任?
谁先主动低头就输了,不知为何中岛一直有着这样孩子气的想法。

事情要说回三周前。
隔壁系一年一度的毕业大戏又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排练,中岛裕翔因为出色的外貌和身高被拉去当了临演。
分到的角色是男主的同学甲,台词只有一句:“那,嫉妒的汉字你会不会写?”
没什么特别的排练必要,多数时间是在参观主演排戏。

这天终于选定了女主角。
台上的女生将黑发盘起露出修长的脖颈,穿一件白色纱质上衣,藕粉色长裙,走起路来轻巧优雅,仿佛能带起一阵荷香。
喜好摄影的中岛觉得她可能会是个不错的模特,不由得在台下站定多看两眼。

排练之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约片,答复却是出人意料的爽快,当天就以舞台为主题拍了一组照片,还和传说中难沟通的高冷学姐顺便交换了联系方式。
和友人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得到一阵闷笑作为回应,被调侃一张脸足以走遍天下,幸亏中岛大少爷不是个花心的主,不然不知要祸害多少纯情少女。

没过多久又从别人那里听见传得变了形的小道消息,说这位学姐眼光极高,三年来只有一位男生入了她法眼,两人在咖啡店约会和林荫道散步被拍下的照片至今还是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人总有好奇心,中岛裕翔也不例外。
照片拍得很好看,临街的咖啡店落地窗内,男生拿着资料在做标记,女生捧着杯子去看,长发滑落下来落在两人的肩头,看上去说不出的温柔甜蜜。

演出前一天晚上中岛有点犹豫地发了讯息给赶报告的伊野尾,问他要不要来看演出,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退场时就在后台看到他和学姐相谈甚欢,捂着嘴笑得一脸没心没肺,差点影响了人家上场的时间。
在台上没在观演人群里找到伊野尾的中岛脸沉下来,不顾旁人侧目,拉过伊野尾就走,连戏服都没来得及换。
伊野尾觉得这演出名为邀请实则试探居心不良,中岛觉得被欺骗隐瞒真相许久需要合理的解释。
结局当然是不欢而散。

讨论课业是真,相约散步是真,这些都没必要否认。至于旁人的传言,既然没能困扰女方,反而达到了驱散一部分追求者的目的,虽然多少也知道这其中还暗含了一点暧昧的自尊心,他也就不去计较,之后就逐渐远了距离。旧事被重提的时候,却也是堵了一口气,在意着明明是理应更加坦诚的恋人关系,却要用拙劣的手段试探自己。


伊野尾找到中岛的时候琴房外面下着大雨,台风登陆后的几天,一直是这样恼人的天气。


“听说学姐排练的话剧最后一幕是一个心碎的借位之吻,我倒觉得她是又拿我当了一回排练道具。”
都说女生是最敏感的,这玩笑似的做法顺便巧妙地让在意的人彻底误会了一把,其实多少带着些微妙的恶意。
伊野尾一贯慵懒的笑容有些无奈。
“与其让你从别人嘴里知道,不如我直接告诉你所有细节。”

下一秒就被压在墙上,中岛凶狠地吻过来,带着从未有过的霸道气息,手臂让他禁锢在头顶,腰身被揽住动弹不得,唇舌纠缠之间全身热气蒸腾着一路翻涌直到大脑缺氧,迷迷糊糊想着裕翔的睫毛怎么能如此长而浓密,几乎脱力的时刻才被墙壁的凉意唤回一点神志。


“嫉妒这两个汉字很难写,我不想学会。”
只是身体力行了一回。

评论 ( 12 )
热度 ( 51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