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单相思07

伊野尾慧写了一首钢琴小品,从指尖飞出的音符在清晨的阳光里一个个落到纸上。

引子是自由的节奏,像晨间的风,吹过窗前悬挂的白色纱帘。
A段的旋律一路上扬,呼吸一样微小的停顿,描画出明朗的调性,初见的心情全都藏在乐句里,一点酸甜的惊喜。
B段的和声色彩变得暧昧模糊,发问又否定,疑惑着让跳动的音符继续向前。
再现段的音区拔高,水晶般的音色把空间都打开,心情也变得明朗。
尾声的音型如波浪,层叠又层叠,弹奏的余音消失在空气里的时候,突然有人推开了门。

“Inoo酱,”
中岛裕翔站在门口,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为什么你最近一直躲着我。”

从见到中岛的那天起,伊野尾慧的耳边就有乐声伴随。
它一直不停,越刻意隐藏就越大声。
每一分每一秒,空灵甜美地敲击着心脏。
而当它无法忽视的时候,伊野尾选择了逃避。

为了避开中岛在学院的时间,伊野尾只能在午休时间回宿舍休息。
隔壁搬来一个可疑的大胡子留学生,每天午休时间总是大声功放奇怪的舞曲。
虽然恼人,有时却也挺羡慕他。
为什么可以那样毫不顾忌别人的眼光随心所欲宣告自己的喜好呢。

台风来临的时候伊野尾还在琴房练琴,忘记了时间,也没有看手机。
这个沿海城市每年总有很多次台风预警,最后都有惊无险,因此这次也没有人特别在意。
当他透过窗看到学院的榕树被连根掀起,工事的铁皮被吹得从脚手架上分离,呼啸着擦着窗飞过钉进墙体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处于多么危险的状况中。

门窗紧闭的狭小室内,他躲在钢琴背后,手机震动起来,铃声大作。
接起来是中岛的声音“Inoちゃん你在哪?你那边还好吗?安全吗?”
“我在琴房”
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焦急起来,“你怎么会在那里,你不知道今天的情况吗”
“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伊野尾苦笑着开口,“你还好吗”
“我这里很安全,只是担心你,要不要我去找你”
“太危险了,你过不来的。
裕翔,我有一句话想告诉你,我怕过了今天再也没有机会说
我喜欢你”

玻璃窗被狂风击碎,横飞的暴雨灌进了房间,手机也彻底失去了信号。

终于下定决心说出口
也许永远得不到回应,可是这心情无法抑制,不如顺其自然。
我喜欢你,明明和你没有关系,却还是想要告诉你。
如果暗恋是一堵白墙,投射了所有自说自话的设想,你是那样光彩夺目的人,也许我从来就只能在远处观望。
如果对感情足够洒脱能够轻易放弃,那必定是不再投入了。沉迷其中的时候连一个字都能揣度千百回含义,眼光总也离不开片刻。

单相思的壁垒,只能由自己打破。
一旦说出口,就再也无法回头。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