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高知]触れる 01

岛慧在我的每日祈祷下今天终于又在团番搂搂抱抱蹭蹭挨挨拉拉扯扯了好开心。

被阿年催写文了,然后我来更个高知😂
整个暑假高知tag都少的可怜,今天看到新一期杂志老高主动约阿七游泳,一激动决定自己产粮。

和最新的那篇椰奶一样都是新开的脑洞,没存货所以不保证进度,过几天回校就会施工填之前的椰奶坑啦。

——————————————————

高木雄也从执勤岗亭朝外张望,明明已经临近秋季,闷热的感觉却丝毫没有减少,他伸手扯松一点制服的领带,一口气灌下了桌上的饮料。

冰镇过的饮料罐握得手心轻微疼痛,放下来的时候发现手掌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口子,泛着浅浅的红色。大概是执勤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刮伤了,他不甚在意地甩手,抽出一支笔开始写执勤报告。
例行公事的记录不多一会儿就完成了,合上本子的时候脑中却还有一句话没有记下来。

今天也没见到他。

也许是假期已经结束了吧,高木这样想着,顺手把捡到的那支画笔收进了失物寄存盒。


他在等的人总是在周六午后来到公园这片绿地写生,背着画箱和折叠凳,支起画架一画就是一下午。
偶尔阳光太强烈的时候会打一把水蓝色的伞,远看像造出了一小片晴朗的天空。

高木和他说上话的原因很凑巧,是因为前些日子一场突然的大雨。正巧那人从岗亭门前过,一手拎着沉重的画具,打伞的手上还挂着折叠凳。不留神踩到了水坑,眼看就要摔倒,高木上去接住他的画具扶稳,瞬间被浇得浑身湿透。

年轻的男孩子先是吃了一惊,然后看着他的狼狈样笑出了声,接着又觉得不太好似的收住了笑容,有点局促地看他。
“雨太大了待会儿再走吧”
高木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回身打开了岗亭的门。

男孩小心把伞和画具放在门边,走了进去。

岗亭里狭小的空间坐下两个人还是有些挤了,高木拿起门后的毛巾擦头发,对面坐着的人突然又看着他笑起来。

“我看起来很搞笑吗?”高木有点羞赧,问他。
男孩恢复了局促的表情,想了想没忍住:“这样说可能有点失礼,你淋过大雨的样子实在很像刚洗过澡的金毛犬。”

高木被这个比喻逗笑了,随手拿刚擦过头的毛巾给他掸了掸身上的水珠:“你也没好到哪去,像只搬家的小老鼠。”

男孩的表情舒展开来,眼睛里闪着光,抽出高木桌上的笔,在罚单背面刷刷画起来。

不一会儿就完成了推到高木面前:“你看”

纸上画着Q版漫画,金毛犬在给背着一大块芝士的小老鼠打伞,自己却淋得湿透,毛全部都贴在了身上。往下一格是小老鼠到家后拿起了芝士掰了好大一块给金毛犬作为谢礼。
落款的签名写着知念,高木默默记了下来。

“我没有带奶酪只能给你画张画啦,这次太急了下次给你画张好看的。”

夏天的雷阵雨来得快停得也快,知念看了一眼表突然出声:“哎呀不好”接着急忙提起东西就走,边跑边回头喊了一句:
“叔叔谢谢你~下次见~”

不过25岁就叫成了叔叔,高木此刻的心情十分微妙。

门边有什么东西反射出一点光亮,凑近了捡起一看是支画笔,还沾着用过的颜料。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