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过分依赖01

今天被薮光的生写炸了一下,鸡血得不行。

求椰奶也发点糖别老是在杂志隔空表白,亲亲抱抱直接一点不好吗。

😂

------------------

0622号床的病人今天也没有好好吃饭,查房的小护士说送去的营养餐几乎没有动过又收回来了。

 实习医生中岛裕翔把护士的话原封不动传达给主治山口医生,得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以及查房的指令。他才来实习两天不到,这还是第一次分配到单独查房的任务。

 都说0622号出了名的不好相处,脾气阴晴不定还经常给小护士们甩脸色,但是仍旧有大批愿意负责那个区的姑娘。中岛裕翔为了防止被投诉特地先去护士站了解了一下情况。一听他的来意,小护士们七嘴八舌简直像炸了锅,瞬间气氛高涨。

        护士A:“Inoo先生超可爱的!心情好的时候会主动聊天嘴特别甜可会夸人了!”

        护士B:“他生气的时候特别好看,瞪你的眼神特别迷人。”☆ω☆捧心。

        护士C:“颜值就是正义,对着他的脸感觉工作的压力都会消除一点。”

……

中岛裕翔努力在众多信息中检索出有效的部分,带着被轰炸过的耳膜离开了护士站。

0622号床名叫伊野尾慧,性别男,两个星期之前因为手肘长了良性的肌肉瘤入院检查,出于职业原因想要尽量减少术后疤痕,所以在排队等待主任主刀手术中。



带着点忐忑敲响病房门,安静的房内传来小声的“请进。”

推开门,病床上白色的帘子拉了一半,正好遮住了中岛的视线。空气里是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隐隐夹杂一点花香。

中岛裕翔绕到床头,那里摆了小小一束紫阳花,蓝紫的颜色令人愉悦,减少了一些夏日闷热的感觉。

病床上的人靠坐着,手里还捧着一本书。嘴里轻声念着书中的句子:“青烟漫大地,林中月光碎。”

似乎以为是例行的体温检查,他放下手里的书扯开了病号服的半边露出肩膀,锁骨处的黑痣衬得常年不晒阳光的肌肤格外莹白通透,中岛裕翔没来由的觉得呼吸一滞,急忙出声:“伊野尾先生您好,我是来查房的中岛。”

伊野尾慧听到声音抬眼看他,懒懒的从头到脚打量,衣服也没急着拉起来。

“听负责的护士说您今天的午餐没有吃,是对医院的营养餐有什么意见吗?还是身体哪里不太舒服呢。”

中岛裕翔觉得他很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中岛...医生?”伊野尾慧躺回到靠枕上,,随意把衣服扣起来,“我只是读书的时候忘记吃饭了,等到饿的时候才发现护士把餐盘都收走啦。”

下一秒他突然对着中岛裕翔露出有点撒娇的笑容“怎么办,你一提醒我才觉得好饿。”

菜鸟实习医生中岛裕翔被这个病人缠得没办法,趁着固定的散步时间带着他出门了。


 

医院所属的公园很大,有不少疗养的病人在凉亭和花圃边上休息。树木茂密隔开了人群,从长椅抬头看,傍晚的夕阳余晖洒在树叶上,天空被拼成蓝橙两色。

    “给你。”中岛裕翔额上还带着汗,捧着从流动热狗摊买来的食物跑过来。 

    刚做好的热狗带着腾腾热气,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伊野尾一口咬下去,然后含糊不清地大叫“好烫!”却依旧头也不抬吃的飞快,偶尔因为太烫停下来吹几口气,面包屑掉在身上也来不及去掸。他栗色的头发在夕阳里被镀了一层金边,瘦到能透过衣服看见背后的蝴蝶骨,嚼东西的脸却是圆圆的,像个小孩。

中岛几乎要以为之前那个在病床上安静读书的美人是他的幻觉,呆呆看着伊野尾,直到手里拿着的冰可乐凝结的水珠滴湿了裤子,凉浸浸的感觉才拉回他一点神智。

总算明白了什么叫被美色所迷,中岛心里的小人深深叹气,做了个耸肩摊手的动作鄙视他。


评论 ( 13 )
热度 ( 35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