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无词歌(中)

下章完结w

——————————————————

中岛裕翔醒来的时候,脑中有片刻空白,伴随着酒精还未散去效力的宿醉头痛,断断续续闪现出前一天夜晚的画面:

庆功宴之后乐团里几个年轻人约中岛去新开的酒吧小坐,年纪相仿又是同个圈子里的人,聊得很尽兴。正在说着音乐厅即将开演的下一场演出,上台前出状况的那位小提琴演奏者rocio突然小声对中岛嘀咕了一句:“Inoo先生也来了。”
中岛裕翔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看见了换上常服的伊野尾慧,比起正装的专业形象,此时的他更像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伊野尾慧熟门熟路坐到吧台边,对酒保露出慵懒的笑容。

如果说工作时的伊野尾慧是一颗薄荷糖,那么夜晚的他更像一枚巧克力,含在舌尖,随着温度融化,有着丰厚的口感和甜美的滋味。



八乙女光调完手里的酒,放在伊野尾慧面前。
“来,请。”笑容颇有些暧昧不明。
“今天心情好请我一杯?”伊野尾慧趴在桌上眯眼打量他,“还是你突然有兴趣想和本大爷春风一度?”
“有这个心思的恐怕不是我”八乙女光对伊野尾狡黠一笑,指了指他身后舞池对面的半开放圆形包厢。
伊野尾慧回头看过去,正撞上中岛裕翔看过来的眼神。

昆德拉说人的回忆是没有时间的,因此人不能像重温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一样重温爱情。

才不是。

初次见到他是在音乐厅,伴随着后台调音试奏的无词歌,细细的提琴音色再美丽,也无从描述眼前人的美好。

再见到是在酒吧,一眼惊艳,空气里流动的是乐队改编的枪花经典,有着陈年的红酒苏醒之后醉人的气息。

双面的他,双倍的魅力。
渴望似乎永远得不到满足,中岛裕翔把脸埋在伊野尾慧白皙的肩头,加速了身下的动作。

得到让人变贪婪。

……

中岛裕翔负责的下一场音乐会排练环节出了问题,原定的钢琴伴奏临时生病,需要一个新的伴奏替代彩排。
歌唱家很不满,和中岛说他要取消演出。
虽然极力解释原因,中岛仍旧被傲慢的指责呛得满脸通红,无奈答应第二天一定找到替代的人选。

等到所有的准备工作结束,已经是临近午夜。躲在后台的杂物堆喘口气的时候,一整天的疲劳涌上来,委屈和不甘变成泪水,无法控制地滴落在眼前木质的地板上。
隐约传来悠扬的琴声,正是明天彩排需要的曲子。中岛欠起身听了一段,狠狠擦脸,循声走了出去。
存放旧乐器的地下室平时罕有人至,乐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伊野尾慧背对着门,心无旁骛地弹奏,修长的指尖带着恰到好处的力度温柔地触键,旋律流水般倾泻出来,如同月光照亮心底,溶溶一片。中岛倚在门口听痴了,虽然这只是一首艺术歌曲的伴奏而已。

伊野尾慧回头的时候看到门口的中岛,他竟然并不意外,只是闲闲开口:“站在那边干什么,你再瘦我也不会把你错认成谱架的。”
“伊野尾君,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中岛裕翔的眼神很恳切。
伊野尾慧没作声,起身走到中岛面前。
“如果是替代彩排的事,我可以答应你哦。
不过,你要拿什么来换,中岛君?”
伊野尾慧饶有兴致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像一只逗弄猎物的猫。
“你想要什么?”中岛裕翔眨眼,说话有些忐忑“报酬可以按原定伴奏的出场费给你。”
“啧,真是没情调。”伊野尾慧嫌弃地看他一眼,然后突然伸手。

胸前的领带被拽住,中岛裕翔被伊野尾慧的动作拉得上身前倾,来不及反应,伊野尾慧的唇已经贴了上来,带着一点清凉的薄荷气息。
“不如把你押给我当报酬,如何?”
自从那一晚之后,中岛裕翔和伊野尾慧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他们之间曾经发生的事情,直到今天,伊野尾慧打破了奇怪的氛围,踏出了主动的一步。
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在一起了。

和工作伙伴谈恋爱是什么样的体验呢?工作上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伊野尾慧被同事戏称为C音乐厅的高岭之花,谁也碰触不到。可是私下的他黏人又主动,让中岛裕翔错觉他的爱人其实是一只爱撒娇的猫咪。

无论哪样的伊野尾慧都是自己的,想到都会抿嘴偷笑。


评论 ( 2 )
热度 ( 24 )
  1. 茄蛋夫人chooseykmholic 转载了此文字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