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无词歌(上)


一个脑洞,大纲文。
预计更新三次完结。

————————————————————
你明明还是爱着我。
你的心记得我,你的身体记得我,可是你眼里却没有我。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中岛裕翔绝对不会让伊野尾慧一个人出门去取文件,至少不会只给他一个地名。


中岛裕翔是一个跨国音乐会制作人,工作非常忙碌,每天都要解决各样的问题。大到纽约第七大道一场古典音乐会的签约,小到演出时钢琴是否要推离观众一厘米,事无巨细一一过问,演出季整个人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喝水都是按秒计算,常年不按时吃饭胃也不是很好。


最让他后悔的,是因为过分在意工作,他失去了自己的爱人。


不是生离死别意义上的失去,他的爱人活的好好的,可能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要开心的多。因为他的爱人把他忘记了,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合作伙伴。


中岛裕翔站在台下看着伊野尾慧移动舞台布置,想到了和他初次见面的那天。


初出茅庐毫无经验的中岛裕翔接下了人生中第一场C音乐厅的演出制作,布置场地的时候他并不了解,作为外来者,即使他全权负责所有事务也无权移动或者碰触任何一样台上的物品。一旦触碰到,哪怕是一根手指,都是白花花的美金从指间溜走。


伊野尾慧是那个好意出声提醒他的人,

“那扇门你最好不要动它哦。”


也许是发出劝告的人长得太好看,中岛裕翔有一瞬间忘记了推门的动作。


伊野尾慧走到他身边,修长的手指捂在嘴边,轻声说:“这扇门,开一次,你要给音乐厅付500刀。

残酷的现实,因为顶级,因为专业,为了给听众最好的效果,所以一切变态到极点的管理制度,都是合理的。

而伊野尾慧是那个可以自由移动台上所有物品的stage management,只不过区别是他可以随意触碰物品,钱,还是中岛裕翔的团队出。


初次主办制作音乐会,尽管只是一场小型室内乐,由于中岛裕翔的经验非常不足,还是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
下一个小提琴上场之前还有三分钟,演奏家姑娘扯着领口慌乱的和中岛裕翔招手。
跑过去一问才知道,扣子掉了。

眼看就要出场了总不能让演奏者衣衫不整地上台,两个人都急得六神无主的时候伊野尾慧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上还拿着穿好线的针,修长的手指迅速缝起一颗扣子,几秒不到就完成,赶在最后一刻把人送上了舞台。


天降神兵,在姑娘顺利登台,琴音响起的那一刻,中岛裕翔整个人脱力坐在了后台的道具箱上,头也晕的厉害,才想起来一整天忙着演出的事没有吃过饭。


手心里被塞了一样东西,摊开手掌一看是一颗薄荷糖。


凉,甜味适中,不像巧克力一样粘牙,吃完嘴里的味道会变清新,不会影响专业形象。


就像伊野尾慧这个人。

评论
热度 ( 23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