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高知]向阳花(下)


窗外的雨整夜不曾停过。


 知念侑李裹着被子缩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这间公寓年岁颇久,天花板有些地方浸了水变得泛黄开裂,延伸出细细的纹路。
一夜无眠的错乱,这些纹路在知念眼前渐渐组成了高木雄也的脸。

他用力摇摇头,不要再想到关于这个人的任何事。想要补眠却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敲几下,停了,然后再几下。

挣扎着爬起来走到玄关,门开了一半就看见高木的脸,知念立刻想要把门关上。
高木反应奇快,撑住门钻进来。

知念完全不想理他,走回卧室把自己从头到脚裹起来。几分钟之后他感觉到身边的床铺陷下去,有人在他身边坐下来。

“Yuri。”高木的声音响起来。
“不要叫我Yuri。”知念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好”,高木叹气,“知念,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最近都不来看我训练了。”
“课多。”
“为什么在学校也见不到你。”
“说了我课多。”
“多到信息也没空回?电话也没空接?”高木把知念从被子里捉出来,扶着肩膀对着他的眼睛,“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

“高木君,我的世界不是只围着你转的。”更何况去看你训练的人也不该是我了。

知念再次缩回被子里,几簇黑发露在外面,像只鸵鸟。


谁都没有说话,空气里有种潮湿的浓稠感,压得人喘不过气。

“那,你有空了告诉我,我再来找你。我早上还要训练,先走了。”高木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隔着被子摸摸知念的头。

门关上了。

没盖好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知念黑发下面娃娃一样的脸庞,嘴角微微上翘,眼里却全是失落。憋在喉咙里的那句“别走”怎么都没说出口。

高木雄也太温柔,温柔到知念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无理取闹。
明知是毫无意义的坚持,这份温柔总让人错觉,自己会不会真的是他心里不同的存在。


又到了每个月一次和亚麻酱视频电话的时间,刚接通就听见那头冈本圭人熟悉的声音“亚麻酱,快过来。”

脚步声急匆匆由远及近,山田凉介一屁股坐在电脑前挤开冈本圭人,示意他边上玩去。冈本圭人有些不甘心的看看电脑又看看凉介,委委屈屈和屏幕里的知念挥挥手,从镜头里消失了。

“知念最近怎么样?”

“还是那样啊,很无聊,想你了。”

“诶~~~想我吗?”一个声音慢悠悠传过来,一个半睡不醒的蘑菇头出现在镜头里凉介的脑袋旁边。

“Inoo酱!”知念有些兴奋,“难得你最近在家,不用赶论文吗?”

“手里的项目快做完了,可以偷懒几天。”伊野尾慧硬要和山田凉介坐在一张椅子上,结果被毫不犹豫挤开了。

他耸耸肩坐到凉介背后的沙发上,露出半个后脑勺。“你们聊,我听着。”

山田凉介对屏幕里的知念笑笑 ,看到他熟悉的笑容,知念心里一个星期来的委屈突然涌上来,“凉介,我好像失恋了。”

屏幕那边的山田凉介听他说完整件事,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托着腮问他:“那你还喜不喜欢他?你先别急着回答我,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

知念犹豫了不到三秒,山田凉介就出声了“别想了,你还是喜欢。”

山田凉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当初是谁走得那么迅速一点余地不留追求爱情义无反顾,你现在害怕个什么劲。”

停了一下又说:“去表白,不试一次你怎么会死心。”


“万一连朋友都做不成。”那该怎么办。

“不试一次怎么会知道?”冈本圭人的声音冒出来,温和地对着知念笑,一边偷偷用手指指他自己又指指凉介。

知念加油哦。”沙发上的蘑菇头不知何时也转过来对着镜头,做了一个夸张的应援手势。


看着屏幕里友人的笑脸,知念在心里下了决定。


知念还是第一次主动去高木的宿舍找他,敲门的时候心跳声一下一下擂鼓一样重。

门开了,开门的人一头挑染的金毛,是高木的队友兼舍友中岛裕翔。

“咦,知念君,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高木在吗?”

“他刚回来还在洗澡,你先坐一会。”中岛裕翔把他领到高木的房间,顺便端了杯水给他。

高木擦着头发回到房间的时候被静静坐在椅子上的知念吓了一跳。

“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高木担心的语气让知念本就慌乱的情绪更加紧绷起来,想好的对话全部乱掉。


“Yuya,我喜欢你。”知念背对着高木,语气很平淡,听不出起伏。“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高木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开玩笑吗?”

“……早点睡,我先走了。”


在知念手拉上门的那刻,高木从身后把他圈在了怀里,制止了他继续开门的动作。

高木揽住知念的肩膀让他回身面对自己。

和平静的话语不同,知念的表情灰败,眼睛里全是泪水。

然后在高木吻他的下一秒惊愕地睁大。


被巨大的、失而复得的喜悦所击中。

出于本能反应的拉住想要离开的知念,呼吸相接时温热的触感让高木雄也恍然大悟,那么多年的想念和牵挂,原来并不仅仅是友情、也不完全是他自以为是的保护欲。

原来不过是因为喜欢。

心里早就有了这个人的影子,竟从未发觉。

那年种下的向阳花,终于等到了开放的日子。



“喂,你那天明明没去训练陪女生去买戒指是怎么一回事?”知念靠在高木怀里秋后算账,眯起眼睛一副得不到合理解释就掐死他的样子。

“你看到啦?那天本来是真的要训练,后来我姐姐非要我陪她去看结婚戒指。”


“姐姐?


“比我大好几岁的姐姐,从小父母工作忙把我放在乡下,等回城里她又上了寄宿学校,所以很少有机会见面,她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哼,那就原谅你了。”知念整个人放松下来,脑袋去蹭高木的颈窝。

高木反应了一会儿,“所以你是因为这个一直在生气?”

“才没有。”回击很迅速,“谁生气了。”

“那就是吃醋了。”肯定的语气。

“……”没有回答,知念侑李窝在高木雄也肩膀上的脸不易察觉的红了。


知念约高木去看的画展还剩最后一天,他站在公寓门口等高木来接他。

“Chii!”高木雄也跑过来,阳光里棕色的头发和温柔的笑,比小时候还要好看。“我们走吧,去晚了人太多。”

知念跟在他后面,犹豫着想去牵那只大手。

高木雄也突然回头,看到他的动作,笑了。

“要牵手吗?”


“……要。”

 


最后附赠微博上看来的牵手梗,不知道出处是哪期杂志,这篇文最初的灵感真的是因为这两个人太相配的回答,捂脸。

和女友第二次的约会,过多久会牵手?

知念:马上!如果可以的话不是第二次而是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想牵着手走!

高木:1分钟。可能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早就牵手了(笑)。所以这一分钟是故意问一下“想牵手吗”听她说“想牵手”所花的时间(笑)

 这文会有个岛慧番外hhhhhhh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