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高知]向阳花(中)

这两天写文状态好得出奇。

我也不知道这章算不算虐,被虐到也不要揍我hhhhhh

我明明是想虐高先森的,阿七对不起呜呜呜。

————————————————


“我说知念啊,我们搬家以后不是从来没有联系过吗?知念怎么知道我在哪个学校?”高木雄也有个突如其来的疑问。


“因为我在你身上装了GPS定位啊。”知念侑李玩笑似的岔开了话题。


这天知念有部想看的电影上映,他兴冲冲跑去问高木要不要一起。高木说他要训练,语气非常抱歉。

独自去影院的知念情绪有点低,他实在是个怕寂寞的人,不知不觉习惯了高木的陪伴,都快要忘记一个人出门的感觉。

看完电影散场的时候看见了同一个导师手下的学长薮宏太,因为电影很小众还能遇到同好很高兴,薮说要带知念去他新发现的乐器店玩。听说店主的贝斯弹得很厉害,知念有点好奇,就跟着去了。

却非常碰巧的在闹市的十字路口看到了更熟悉的人。

高木雄也被一个女生亲密地挽着走进了一家首饰店,知念透过店外的落地玻璃看他为别人挑选细心戴上指环。女生不时和高木交换着耳语,笑得非常甜蜜。

血液都凉透。


原来你的训练内容是陪人逛街聊天买戒指啊,高木雄也。

骗我很好玩吗。



“知念我最近训练很多没空陪你去看展览了。”
“可是我想去。”
“换个时间不行吗?”
“你不去算了。”

“你能不能不要闹。”
“我没有。”
“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和一个骗子说话而已。”

高木猛地扔掉手里的水瓶,瓶盖没盖好,瓶子里的水溅湿了地面,“知念侑李!”

高木雄也从不会对知念侑李发脾气,不过那也只是在今天之前的事了。

被旁人观看吵架的羞恼,被高木用全名叫到的错愕,还有前一天看见的画面全部涌上心头。

知念冷笑一声,抬头看他,那神气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你以后,不要叫我yuri。高木雄也。”
知念的声音有点抖,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游泳馆。



知念打开电脑,熟练的输入密码,点进一个私人博客。

他的关注列表里只有一个人,页面内容滑到两年前更新的一篇:“顺利进入Y大,yes!”


两年前,知念还在国外读高中。

在国外一个人生活,觉得孤单的时候他经常会想念高木雄也。高木是不是又长个子了,更帅气了,游泳比赛又拿了什么奖牌。然而即使再想念,也毫无办法,他并没有任何渠道联系到高木,只能任凭记忆越来越模糊。

唯一的纪念物大概只有当年知念从不离身见证过整个童年的小熊布偶,它身上有一块被高木弄破又缝好的紫色补丁,歪歪扭扭地证明着高木雄也这个人是个真实的存在,并不是知念侑李的幻想。

直到有一天,知念偶然在室友冈本圭人的电脑上瞥见了一张照片。
知念先是震惊不敢相信,再三确认屏幕上那个人,虽然轮廓和小时候相比有些出入,可是那个人真的像极了知念记忆里的高木雄也。他攥住冈本圭人想要关掉页面的手,大哭起来,吓坏了客厅里其他人。

隔壁来串门的山田凉介走过来给了冈本圭人一个暴栗,让他去绞一块毛巾来给知念擦脸。

等知念的情绪平复下来,他断断续续地讲述了这个他埋在心底多年的秘密。


“你是说,你看到yuya了?你的那位光源氏?”另一个室友伊野尾慧从沙发上欠起身伸懒腰,慢悠悠开口。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烂比喻,我们知念的牙齿怎么也比紫姬白的多好吧?”

“亚,亚麻酱,重点好像不在这里。”冈本圭人把毛巾递给知念擦脸,弱弱跟了一句。

“你闭嘴。”山田凉介头都没回,担心的揽着知念的肩膀。

“亚,亚麻酱。”冈本圭人的语气已经有了哭腔,“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把知念弄哭的,都是我的错。”

“啊啦,keito明明立下了大功一件,亚麻酱你可不能这么对他。”

“呐,这个人”山田凉介点点屏幕“他现在在哪?”

冈本圭人说这是个比较小众的博客,用户不多,这个照片是他最近新认识的一个网友发的,地点应该是在国内某个大学。

那张照片底下的回复不多,有一个头像特别显眼:博客页面漆黑的底色里黄澄澄一个太阳,留言是“我的脸被你拍歪了混蛋。”

照片里是一群男生站在泳池前挂着奖牌,笑容飞扬恣肆,一派青春气息。仔细看,那个疑似高木雄也的脸确实因为站在镜头最右边看上去有点变形。

从看到那个太阳头像的第一刻,知念侑李的心脏跳动就开始加速,血液轰鸣涌上来。高木从小游泳非常好,而且如果知念没记错的话,高木说过他喜欢和太阳有关的东西,他们还一起在高木外婆的小院里亲手栽种过几株向阳花。

点进去这个头像的主页就跳出了博客简介:是き不是ぎ。

知念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么多年,他还是最讨厌别人把自己的名字念错。

因此追踪了他的博客账号,几个月后看到高木的更新,知道他进了Y大学。
正巧当时知念的父母在和他商量回国的事情,知念也就顺水推舟选择了高木所在的学校,理由是这所学校有他想读的专业,在国内排名很靠前,学校给学生准备的运动设施也很完善。

抑制不住想要见到他的心情,知念侑李选择提前修完学分从高中毕业,也顺利递交了大学入学申请。

在机场送别的时候四个人都红了眼睛,毕竟同个屋檐下生活了几年,又很合拍,突如其来的离别弄得人无所适从。

他还记得送他入关的时候山田凉介对他大喊“知念加油!”引来旁边旅客的侧目,在机舱里从高空俯视即将降落的地面激动到语言无法描述的感觉,一切清晰如昨日。

你知不知道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一个人回来,又是怎么样鼓起勇气去见你。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知念侑李手里的鼠标滑动,选中那个漆黑背景里兀自灿烂的太阳头像,狠狠心按了删除。

如果对一个人的感情也能像社交帐号一样,想删就删,那该多好。


评论 ( 7 )
热度 ( 22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