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高知]向阳花(上)

新文,预计这两天可以完结。

喜欢法旅的小伙伴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人设乱七八糟,借用水球的一些设定。

其实是受到了一个梗的启发,不过写的不明显,可以猜猜看。

食用愉快wwwwwwww

——————————————————




“yuya,yuya,别走好不好,陪我玩不要走。”

抱着小熊玩偶的孩子紧紧跟在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男孩身后,笨拙地扯着他的衣角。

“Yuri不要闹,今天比赛结束以后给你带冰淇淋哦,好好在家等我好吗?”

“我不!我也要去!”知念侑李跑到高木雄也跟前,伸出双手拦他,手里抓着的小熊一不留神也掉在了地上。他扁扁嘴,脸上明显是要哭的神色。

高木捡起地上的小熊,拿着它的手对知念招一招。“Yuri真的很想去吗?”
“嗯!”知念用力点头。


高木故作老成地叹口气,把小熊塞回知念怀里,“真拿你没办法,那就走吧!”

“好!最喜欢yuya啦!”小小的知念侑李抬头,笑盈盈像一朵盛放的向阳花。

“叫哥哥”高木装作生气,拍他脑袋。想了想,又伸出手问他:

“要牵手吗?”

“要!”小手搭在高木掌心,知念笑的眯起了眼睛。

“要乖哦,我比赛的时候不能乱跑。”

一高一矮牵着手走远,夏日的午后,空气里蝉鸣声不绝。

 

 

高木雄也小学毕业之后就离开了乡下的外婆家,被父母接回城里。

从最初的不适应想逃回乡下,到后来发现哭闹只会给大人增添烦恼,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父母工作都很忙,没时间照顾他,高木自己慢慢也就适应了几乎是一个人的生活。

 

就这样懒散的迎来了大学的第二个年头。

 

拿着半罐没喝完的饮料在学校闲逛,看看表发现离水球部训练的时候还早。高木雄也岔开腿坐在荫道的长椅上,百无聊赖打量着行人。

有刚下学的小学生打闹着跑过去,一高一矮互相嬉笑着,无忧无虑。

被孩子的笑颜打动,高木回想起记忆里也有个这样笑声不断开满向阳花的夏天。

 

“yuya!yuya!”

记忆里的清亮童声和现在喊着自己名字的声音重合起来。

高木雄也循声望去,看见了长大后的知念侑李。

一样的黑发,不说话也像在微笑的嘴角,还有闪闪发亮的眼睛。

“Yuri?”高木雄也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训练之后高木胡乱擦着头发,把东西随手塞进衣柜,用力关上柜门,也不和队员打招呼就匆匆拿着包跑了出去。

这几天高木总是这样,同在水球部的中岛裕翔和中川大志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窃笑起来。

 

水球部的人气主将高木雄也,总不缺乏爱慕者,不知今天约见的是哪一个。

 

好事的中岛裕翔加上笨蛋三人组偷偷跟在高木雄也身后,想要一探究竟。

 

谁知道游泳馆外遮阳伞下等着高木雄也的是个小男生,看上去还是个高中生的样子,四个人面面相觑,顿时觉得无聊,打着哈哈也就散了。

 

 

“Yuri,是不是等了很久,今天教练加长训练时间了,真的不好意思。”跑得太急,高木雄也撑住膝盖大喘气。

“没事啊,我没有等太久。”知念侑李微笑,拿出随身带的手帕帮高木擦汗。

 

知念在高木搬到城里的第二年也跟着父母离开了乡下,去了国外读书。父母希望他回国读大学,因此他才会来到高木的学校。

“不对啊,就算这样,你也应该小我三届,怎么会今年就大一?”高木有点疑惑,一边伸手接过店员刚做好的冰淇淋圣代一边问。

“因为我跳级啊,怎么啦?”知念耸耸肩。

高木噎住,他忘记Yuri从小就是同龄孩子里最聪慧的那个,经常能戳穿自己无聊的谎言。

 

一点都不可爱,高木暗想。“那为什么来我们学校?也不是什么数一数二的大学。”

知念不理他,自顾自往前走。

高木匆匆跟上去,手里除了圣代还拿着两个人的包。

 

走到知念住的公寓门口,甩着钥匙的知念突然回头:“你刚才问我为什么要进你的学校?”

高木有些莫名,其实也只是顺口一问而已。

知念伸手扯他的袖子,示意他低头,然后凑到他耳边,声音比冰淇淋还要甜:

 

“因为想你啊。”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