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白日梦01

最近一个星期都在跟着老师到皖南实地调查,累的不行。在行程的空隙里码了字,依旧是我的零碎风格😂


岛慧简直是逃避现实最有效的永无乡,以及写岛慧的小伙伴实在太高产了哈哈哈。


更新不定期,因为我从皖南乡村转战婺源乡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01


呐,yuto。
嗯?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下一次见面就是两年后了哦。
请不要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说这种话,伊野尾先生。
…………

中岛裕翔在家里打扫书房的时候发现了躺在书柜最底下一层的八音盒和一叠图纸。
八音盒盖子上已经落了薄薄一层灰,擦掉灰尘以后,能看出来一个刻在盒盖上的名字,kei。
摸着刻痕,中岛裕翔心口突然一紧,犹豫着打开盒盖。
一瞬间细碎的音乐流淌出来,发条因为久不运动,乐音时断时续,就像他的回忆。

记忆里总是有一阵温暖的风,伴随着晒过太阳的洗濯物味道。
午后的自习室没有什么人,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和落笔的沙沙声清晰可闻。

有人凑到耳边,小小声呢喃:“yuto,这一题做错了呐。”
呼吸拂过脖子,激起细碎的颤栗。
连这样的细节都清楚的记得,仿佛昨日重现,又似乎从未离开。

那时候中岛裕翔正在准备大学入学考试,每天按时到市立图书馆自习,风雨无阻。伊野尾慧是隔壁大学建筑系的学生,没有课的时候也会来这里查资料写论文。两个人到达图书馆的时间差不多,座位也总是一前一后,就这么互相认识了。

中岛裕翔对数字向来不太敏感,误打误撞认识了伊野尾慧这个理科高材生之后就经常顺势向他请教习题。刚开始两人不熟的时候还好,基本上是有求必应,伊野尾慧认真讲题的样子相当让人安心,解题方法虽然有偷懒的嫌疑却很是便捷。

时间长了以后却有了些变化,伊野尾慧常会在他问题目时一脸坏笑的说“不要”,满脸神气却是“求我啊”的样子。像极了一只逗弄猎物的猫,有时候真是气的人牙根发痒又无可奈何。

在伊野尾慧的帮助下中岛裕翔顺利度过了备考那一段难熬的日子,却在放榜当天突然得知了一个消息。

伊野尾慧要去国外交流了,整整两年。

满腔的喜悦突然就凝固了一般,再也没了分享的乐趣。

————————

手机震动,屏幕亮起来。

“yuto,图书馆的储物柜里的东西交给你保管啦,我来不及收拾了——kei。”

中岛裕翔躲在被子里摁亮手机屏幕,叹了一口气。

今天是伊野尾慧出发去国外的日子,中岛裕翔赌气不去送他,结果依旧在清晨被一条短信弄得毫无睡意。

去图书馆退掉了两人合用的储物柜,抱着一堆书本杂物回到家,也没兴致收拾,草草堆在了书房里。

————————
没想到已经两年过去了。

那个人总是懒洋洋没个正形,实际上心里的目标比谁都明确,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中岛裕翔从那天起就把心里那个将要破土而出的小芽埋回了土里。

来不及说出口也好,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吧。

大学生活被忙碌的课程和社团安排塞满,似乎没有任何空隙想起这件事情。

也许是因为伊野尾慧的关系,中岛裕翔在大学里常去听建筑系的通识讲座。

大概也只有这样的时候,才会感觉自己离他的世界,更近一点。

评论 ( 7 )
热度 ( 20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