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猫咪和我

最近放假逃避论文功课补各种番,一不留神被芋头和慧慧带进了坑(。
认真严肃的说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写文了,这篇真的只能算是半个没头没尾的梦境。
看了好多很可爱的岛慧文忍不住也想给这个疑似冷门的坑添砖加瓦 
自娱自乐,各位看得开心就好,鞠躬。


-------(・ω・)ノ------------




中岛裕翔,今年22岁,刚从大学毕业进入东京的一家企业工作。
刚毕业的中岛还不能完全适应大城市快节奏的工作环境,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像一个被名为生活的鞭子抽的快速回转得停不下来的陀螺。
即使忙的昏天黑地也要想着回家做饭,不然家里的人会饿到。那人是个设计师,整天窝里蹲,画图吃饭看书全在电脑旁边解决,能坐着绝不会站起来。
不过最近两天不需要考虑做饭这个问题,因为那人不出一声的离开了。没有一点预兆,甚至前一天用过的杯子还没来得及清洗,人却不见了踪影。

公司楼下的绿地长椅是中岛解决午餐的最佳地点。最近两天都没有做自带便当,便利店的三文鱼饭团和茶,就是他的午间菜单。
这天他刚走到绿地,突然发现自己的惯用位置已经被别人占领了。
那人坐在长椅上,手里拿着小鱼干俯身逗弄着一只小黑猫。似乎是被舔到了手指,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阳光照在他栗色的头发上,让中岛忍不住猜测起那发丝的手感该有多么柔顺。
正想着该不该换个地方,长椅上的人抬起头来。中岛觉得自己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潭清泉,那人的眼眸清澈,瞳仁闪亮亮的,像藏了整个星空。
正发愣,长椅上的人向他做了个招手的动作。
中岛犹豫着走了过去。
那人倒是没一点不自然:“有多余的小鱼干嘛,这孩子没有吃饱的样子。”一边说一边伸手捞起了椅子上的小黑猫,熟练的挠起了它的下巴。小黑猫很享受这样的抚摸,喉咙里发出满意的咕噜声。
中岛裕翔无奈的叹了口气,板着脸说“这位先生,我好像不认识你。而且,我也没有随身携带小鱼干的习惯。”
伊野尾慧抱着猫咪乐不可支:“嘛,我只是出门几天,yuto就失忆啦?(^_-)来,看看你的新朋友,喵酱,hoi~”自说自话地拿着小猫的爪子对着中岛挥挥。
  中岛不由得有些气结,咬咬牙转身就想走。
身后的人笑嘻嘻地添了一句“这就走啦,来喵酱和yuto说拜拜~”

中岛被这种反应搞得无可奈何,还是回身坐到了长椅上。
小黑猫蹭蹭挨挨地爬到他的膝盖上,笨拙的样子逗得身边的人大发感叹“好可爱好可爱”地说个不停。
小猫实在是很可爱,中岛忍不住摸了摸它的脑袋,觉得手感似曾相识,不由得笑起来。

一个蘑菇头突然靠在中岛的肩膀上,闷闷嘟囔了一句“对不起啦出差太急了忘记告诉你啦。”
伊野尾慧忙完工作想起来发line消息的时候已经出差结束回到东京了,索性直接过来公司找中岛。
声音懒懒的,音量小到中岛几乎要以为听到这句话是自己的错觉。
可是心情忽然就好起来,赛过这阳光明媚的天气。


“下次出门记得告诉我一声,逃家的坏猫。”

评论
热度 ( 28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