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宠物情人 02

中岛裕翔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灯都黑着,阳台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连平时晚间自动亮起留给Charlie的地灯也都失效了。

他回头查看一下玄关的电闸,是被人为拉掉的,心里不由得警觉起来,抓起靠在鞋柜旁的球棒放轻了脚步。

黑暗的空间里听觉变得异常敏锐,直到他听见沙发前面的地毯上均匀的呼吸声,这才松了一口气。回身走到玄关放好球棒,又重新拉开电闸。客厅的地灯亮起来,正照着地毯上和Charlie头抵着头睡得正香的伊野尾慧。

和平日不同的地方在于伊野尾的身旁多了几个酒瓶,还有散乱的小鱼干包装袋。

中岛摸进卧室,放轻了动作洗澡换家居服,出来的时候发现伊野尾还是被他弄醒了,正盘腿坐起来揉眼睛。

“饿了吗,要不要吃东西?”中岛轻声问他。

伊野尾摇头,又点头。

“不饿,但是要吃东西?”

伊野尾点头,对中岛比划了一个表扬Charlie的动作。

中岛裕翔心里笑翻了,没睡醒的时候怎么能这么可爱,脸圆圆的真想捏一把。

米粥上铺着一小把柴鱼片,被热气熏得微微拂动,伊野尾尝了几口满足地叹气,推了推熟睡的Charlie让中岛也坐到他身边。中岛裕翔不明所以地坐下,觉得肩头一沉,顿时慌得脸都热了,还要故作镇定装作很见过世面的样子一动不动,生怕他的脸被自己肩膀硌疼了。

“今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中岛小心地开口。

“yuto有过很喜欢的人吗?”

“诶,有倒是也有过……”

没等他说完就被伊野尾打断:“我喜欢过的人今天结婚啦。”

中岛裕翔明白了他反常的原因,于是不出一声只是安静地听着。

“其实也没有很喜欢,只是她每次伤心的时候都会习惯陪着她。

看她笑,看她哭。都是因为另一个人。

有时候会很好奇,明明有过那么多委屈和难受,为什么下一秒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她还能笑得很开心,好像全世界再没有能让她注意到的东西。

心里会有些不甘心,明明坐在她身边却像是远远看着,都不敢伸手帮她擦眼泪。

有时候想着我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一个能让自己这样喜欢的人吧。

与其说是喜欢她,不如说是有点羡慕。

看她的生活会觉得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这样真实的感情存在的。”

“当然会存在啊。”中岛裕翔话说了半截又停下来,像是想起了什么。

 

这样模糊的情感,早两年中岛也不是没有过。

远远的幻想,每天每夜心里都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只等着把所有的最美好的情感都倾注给他,真正接触之后,才发现彼此并不是当初的模样,连开始都没有,也谈不上结束,只是心里还是忘不掉,偶尔看到社交账号的信息也会愣一下,然后就装作没看见丢开了,连“喜欢”的爱心也不敢按下去,生怕泄露一点信息。

之后搬离了原本熟悉的街区,依旧拍着照,做着自己喜欢并且适合的事情,不再去想,也就渐渐不觉得失望或者遗憾了。

那些隐秘的希望,小心的试探都好好收藏起来,未来的某一天拿出来检视的时候可能还会嘲笑一下过去的自己。

前几天陪着伊野尾看电视的时候还在吐槽这个电视剧真是意味不明,女主角明明喜欢了学长那么多年,最后还是选择了身边的小桃子,这时候才明白了伊野尾当时感叹着的语气。

“所以说,喜不喜欢,和能不能在一起是两件事啊。”

很多事情不用否定得那么彻底,过去和现在本来就没有什么可比性。即使是再难忘,如果自己不能建立联系,最后都会慢慢变成记忆里的深刻而已。更何况坚持的东西如果都是一厢情愿,别人无法满足的渴望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固执。

 

身边的伊野尾突然走到墙边按下了开关,光亮照得人都睁不开眼。

“感慨时间结束!Charlie今天是不是要洗澡?”

中岛裕翔被他起起伏伏的状态弄笑:“刚才那个伤感的人是谁啊,害得我还跟着担心要不要跟你再喝点酒。”

“都是多大的人啦,人家找到了人生真爱我高兴还来不及,想那么多难不成我还要去抢亲吗?”

“Ino酱如果要去的话我给你当助手。”一本正经认真的语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换了称呼。

“你是不是傻。”伊野尾笑着揉中岛头发,“哇yuto的头发好像柴犬的毛。”

“喂!不要乱摸!我最不喜欢别人摸我头发啦!”

伊野尾促狭笑,又摸了一把“真的啊?”

中岛裕翔捉着伊野尾慧的手腕不让他再伸手,一脸严肃想了几分钟又开口:“只有你可以摸。”

“能摸到您的头发实在是非常荣幸。”伊野尾憋住笑认真感谢。

“一点也不诚恳。”中岛佯装生气撅嘴。

“那要怎么样啊,给你行个大礼?”

中岛裕翔继续装委屈,和Charlie平时要零食的样子一模一样。

伊野尾慧又摸了一把他的头发,猛地凑到他脸上亲了一下。

“这样可以了吧。”


评论 ( 5 )
热度 ( 34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