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宠物情人 0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也是很想摸狗狗的一天。 
 
伊野尾慧在床上翻了个身,看了看表,决定下楼去面包店买早餐。 
说不定还可以偶遇哪个邻居遛狗,趁机摸两把。 
 
下楼的时候遇到了住在这幢公寓大楼三层的铃木婆婆,笑眯眯和自己打招呼:“Inoo君昨晚的节目我有看哦,曼基康猫真的很可爱。” 
 
“啊,谢谢谢谢,今后也一定继续收看我们节目。” 
 
伊野尾伸手盖住后脑勺乱翘的头发,笑嘻嘻寒暄着走出了电梯。 
 
猫咪是很可爱没错啦,但是工作时间接触得太久,回家的时候还是会很想蹂躏大型犬。一想到以前在实家养过的萨摩耶毛乎乎的手感和湿鼻子的触感就觉得无法忍耐。 
刚走到路口就看到身前一大团金色的不明物体飞奔而来,把伊野尾单薄的身板撞得往后倒在人行道上。紧接着就被热情地舔了一脸口水,梦想实现得太快,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真是对不起,你没事吧?” 
伊野尾呆愣着抬头,闻着早晨八点的裸麦香气,逆光里了看见一张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的脸。 
 
大帅哥!绝世大帅哥! 
而且这个大帅哥他有狗! 
理想型。 
 
伊野尾抬起手抱着金毛的脖子就是一阵猛蹭。 
应该是在做梦吧,可能还没醒,那就多享受一会儿好了。 
 
狗狗主人看他不回答,干脆蹲下在他身边看着一人一狗在人行道上滚作一团。 
“你也很喜欢狗吗?” 
 
这个梦也太真实啦,居然还自带对话。伊野尾这样想着,被腰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弄清醒了,张嘴就是一声“哎呦”。 
 
伊野尾拿着病历走出诊室,脸上的表情非常奇妙。病历上白纸黑字写着病因:被狗撞了闪到腰。 
怎么看怎么像专业碰瓷,而且还是和医生联手的那种。 
原本坐在长椅上等待的的茶发青年牵着狗上前,眼神诚挚: 
“怎么样?严重吗?医药费我来付吧。” 
 
伊野尾原本想要拒绝,话还没出口,圆溜溜的眼睛在青年的脸上停了一会儿,又看看他身边委屈地低着头的金毛猎犬,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yuto!Charlie呢!我给他买了新口味的洁牙骨头!” 
刚洗完澡就听见伊野尾兴奋到拔高的音调从对讲机里传出来,中岛裕翔擦着头发按下了开门按钮。 
金毛猎犬听到自己的名字已经迫不及待冲到了玄关,又突然停住,怯生生回头看着中岛。 
明显是前几天被教训怕了,中岛笑得肚子疼,手里擦头发的毛巾都险些掉在地上。 
 
赏心悦目。 
 
伊野尾满足地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狗,多么像他最喜欢的大型一站式家居广告,只是屏幕下方有一行小字:帅哥与宠物均为模特,概不出售。 
 
自从被一只金毛撞进了医院复健科,知名宠物节目主持人伊野尾就过上了身残志坚(x 的休养生活。每天坚持“讨债”,誓要把罪魁祸首的门槛踏平。 
 
中岛裕翔抱着相机看着伊野尾慧坐在自己家沙发前的地毯上,大爷一样搂着自己家狗狗,面前放着昨天自己刚买回来还没来得及喝的豆奶,随意切换着电视频道,顿时有种被人夺了家产连老婆都被人抢走的凄凉感。 
 
“Inoo君今天好些了吗,中午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吃饭?” 
电视里传来最近热播的《宠物情人》片尾曲,伊野尾带着看完电视之后特有的呆滞表情回头看他: 
“什么?” 
中岛裕翔无奈地摇头,走过去把豆奶的吸管从Charlie嘴里解救出来,好脾气地又问一遍:“我说,中午要不要出去吃饭,我听说有一家新开的越南菜很好吃。” 
“去啊!”伊野尾低头摆弄自己的腰托,又想起了什么加了一句:“Charlie一起吗?” 
“啊,那家店应该是不能带宠物的,我电话问过啦。” 
“诶~~~Charlie好可怜啊,被爸爸扔在家里,没人疼哟。” 
Charlie像是听懂了,明白自己要被丢下看家,委屈地呜咽了两声,丢下客厅里的两个人,自己钻进了阳台。 
 
新开的餐厅特别热闹,好不容易在店里找到座位,中岛让伊野尾先坐下,自己到前台去点餐。拿着饮料和位牌过来的时候被隔壁桌客人的椅子绊了一下,饮料洒了一点在袖口。 
伊野尾慧拿着纸巾帮中岛清理,眯着眼睛对他笑:“yuto我们这样好像情侣约会哦。” 
中岛裕翔正在喝水,闻声差点被呛到,赶紧放下了杯子。 
“唉呀我就是开个玩笑”
伊野尾慧把玩着叉子,突然收起笑容探身凑到中岛耳边神秘兮兮:“其实我感觉更像是背着Charlie出来偷、情。” 

餐厅服务员过来上菜的时候只觉得奇怪,这位茶发帅青年哪里都很好看,唯独耳朵红得透亮,讲话还有些不利索。

评论 ( 5 )
热度 ( 39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