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存放地

[岛慧]手を繋ぐ

失踪人口来冒个头
今天看到的杂志,岛慧又又又又牵手啦,想给文案加鸡腿。
失心疯跑来更新,半小时写完。
我怎么那么喜欢岛慧,哭泣。
——————————————————


我喜欢牵你的手,因为握紧了就能拥有全世界。

伊野尾慧小时候总是嫌弃中岛裕翔。
半大的孩子闹着跟在自己身后,怕不理他就会被他向大人告状,因为他年纪太小还不能随便带他去游戏厅。
买了冰激凌要分给他一大半,或者干脆只能舔一口就被小孩迅速吃完。
可是每次他伸出手,摊开白生生的掌心,就会忍不住牵起他。
“いのちゃん的手真好看,我长大会不会也有这么好看的手呢?”
就这样牵着手走着,就这样长大了。


中岛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长期练习打鼓留下的茧饱满圆润。
摸到他指尖的一瞬间,伊野尾脑中只剩了“安心”这样的感觉。
然后就被迅速放开。
起先还以为是不经意,后来很多次中岛站在自己身旁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去牵他,结果却被不露痕迹地放开了好几次。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闹着奇怪的别扭,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不知以后他会牵着谁。
“我要永远和慧做好朋友。”
“没有什么是永远的呀,裕翔这个小笨蛋。”

现在,自己面前的男孩一脸诚恳。
“果然还是没办法和慧做永远的朋友。”
伊野尾拼命忍着胸腔里的酸楚,嘴里都泛了苦味。
“为什么呢。”
明明是问句,说得也太肯定了些。
中岛没回答,眼神里闪烁的都是歉意。

偶然看见他牵着邻居的小孩去乐器店,自然的状态就像是儿时的自己,唯一的感觉竟然是嫉妒。
对,嫉妒。
被这样的自己吓到。
喝闷酒的结果就是比平时的酒多了一倍,醉得方向都要忘记。
也不知哪个多事的人给中岛打了电话。

扑进他怀里的时候觉得真是好闻,白衬衫上面独属于他的气味。
仔仔细细摩挲每一根手指,动作慢到暧昧。
其实是暗示吧,已经无法再忍耐。
空气变得稠厚炽热,光线微弱的狭小房间里暗流汹涌。
然后被迅速压在了墙上,满身酒气也不在乎。
雨点一样落下的吻。
伊野尾笑了,回应得更热烈。
从来都是比你早一点明白,怎么这一回就这么患得患失。
用比你多一点的喜欢赌一回,就多那么一点,你也是在意着我的。
赌徒的心态换来意料之中的沉沦。
汹涌的喘息声淹没了一切。

心跳和呼吸都平静下来的时候,中岛静静地拿起伊野尾的手把玩,动作却不是一如以往那么简单。
“一,二,三,四,五。”
每一根手指落下都要数出声音。
“完成。”
中岛裕翔在紧扣的十指上落下亲吻。
“早就想要这样牵你的手了。”

不要只做永远的朋友。
因为我想要成为你的恋人。
喜欢你。

评论 ( 11 )
热度 ( 64 )

© chooseykmholic | Powered by LOFTER